? 第四章:留香-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四章:留香

沉香灰烬2017-4-14 15:59:55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清桐院之后留香也早回来了,眼巴巴等着锦朝进来,笑着扶过锦朝的手,采芙被不露痕迹地挤到后面,只能默默地站在一边。

????留香比顾锦朝年长一岁,今年十六。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因为小姐喜欢她,穿着打扮也比别的丫鬟好,头上还戴着一只描金的簪子,一身桃红的凤尾裙,外面还穿了织花布缎袄。一双眼眸灵动清秀。

????平日小姐看到她总是和颜悦色的,今儿的面色却沉静如水,坐在临窗大炕上之后就吩咐采芙去替她沏茶来。

????留香有些忐忑,难不成是怪自己去了太久?小姐最不喜欢别人耽搁事了。

????采芙的茶上来,留香才笑着说:“小姐,您知不知我去了这么久,是干什么去了。”

????锦朝掀开茶盖,眼皮也不抬淡淡说:“你干什么了我怎么知道。”

????留香讪讪地抿了嘴,心中却想倒是真生气了,又瞥了一眼采芙,自觉得在这二等丫鬟面前落了面子。便稍微压下声音,说:“您上次让奴婢打听的事,我问清楚了。我家兄便是在俞家做马夫的,今天他刚好来看我,带了一盒豆豉。我便向他问起此事……”

????顾锦朝放下茶盏,顾家虽然不是适安府数一数二的权贵,但是也绝对是其中翘楚,这万春银叶茶原是四川贡茶中的一种,十分难得。也不知父亲从何寻来的。

????她抬头看着留香,也想不起自己原来到底吩咐了她什么。

????看她的样子多半是想邀功的,锦朝便也顺着问道:“你家兄说了什么?”

????留香说:“家兄本来也不知此事,只是那俞家嫡小姐还有三月便及笄,此事才被婆子们说出来。说早年俞家太夫人与陈家太夫人交好,在俞家嫡小姐四岁的时候,便为她与陈七公子定下娃娃亲。听说信物便是俞家太夫人的一对玉佩……”

????说到这里又顿了顿,“虽然是有定亲的,但是如今两家并不怎么往来。当年陈家与俞家势力也是伯仲之间,但是如今陈二爷与陈三爷都是官运亨通,陈二爷任陕西布政使,陈三爷任詹事府詹事,早已经不是当年的俞家可以比肩的。奴婢心想,恐怕这门亲成不了……”

????陈三爷便是陈玄青的父亲陈彦允,锦朝前世的夫君。

????顾锦朝回想起当年的事情。

????陈玄青在陈家排行第七,大家便称他陈七公子。当时她在花会上不仅没见到陈玄青,还无意听人说起陈七公子早就有亲事。回家之后就发了好大一通气,砸了几个花瓶妆盒。还罚了几个小丫鬟在雪地里跪了一下午。又左思右想都觉得心中梗气,便叫了自己的大丫鬟留香去打听打听,这定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留香速度倒是挺快的,这么快便有兄弟找上门了。

????锦朝笑着说:“多亏你心细,不然我肯定要伤心了。你家兄拿了什么豆豉过来?”

????留香一愣,没想到小姐问起这个,忙说:“新制的豆豉,值不得钱。小姐若是想要,奴婢立刻回房给您拨一半来。”

????锦朝摆摆手,说:“我倒是不爱吃那些,在母亲那里坐了半日也饿了,你去小厨房端几碟点心过来。”

????留香领命而去,正逢此时白芸刚踏进抄手游廊,看到她连忙笑笑:“姐姐竟然也回来了。”

????留香是小姐的大丫鬟,她们当然得小心翼翼奉承她。虽然留香平日挺傲气,但是也会颔首答应,今儿的面色却不好看,理都没理她就径直走出去。

????她心里实在不好受,先是当着采芙的面,小姐给了自己难堪,原本以为打听消息能得到小姐的赏赐,谁知小姐竟然只是笑一下。又派她出来去拿点心,她是贴身丫鬟,怎的采芙不去反倒是她去。越想越觉得气恼,思来想去觉得说不定是采芙那东西在小姐面前说了她什么。

????采芙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垂手立在小姐身边。

????锦朝却轻声问道:“你觉得留香如何?”

????采芙心中一跳,小姐为何这么问她?

????留香是小姐的大丫鬟,轮不到她说什么。但是小姐这话问的不客气,难道是对留香姑娘有什么不满?她斟酌片刻才说:“留香姐姐四面玲珑,很讨小姐喜欢,而且机灵聪明,还识得几个字,这也是很难得的。”

????这话理解起来却有另有含义。留香也就在小姐面前讨巧罢了,平时和他们这些二等丫鬟说话,那可是非常趾高气昂的。

????顾锦朝笑笑,采芙这个性子不错。她摸着茶杯缘凹凸的花纹,平淡地说:“豆豉新制,得夏天的才好。冬天做出来的总少了味道。”

????采芙有些疑惑,小姐也知道怎么制豆豉?

????锦朝可是顾家的嫡长女,这些东西不过是寻常的小吃食,小姐怎么知道,又为何要对她说这几句话?

????锦朝没有再说什么。她前世没落之时整天无所事事,就学着拾叶做这些事,拾叶原本是四川潼川人,后来家穷才被卖出来,一路辗转到了保定府。顾锦朝养出一手的好厨艺,她原本女红很笨拙,长年累月的做下了竟然也有一手好绣工。这些东西,学着学着倒也觉得有趣。

????留香确实聪明伶俐,但是太容易见利忘义,前世若不是她那手仿她写字的功夫,恐怕陈玄青还没有那么容易就扳倒她。她差点被逼死的时候,留香早领了陈玄青给的银票和一栋三进的宅子,再也没有来看过她。

????锦朝看着窗外的雪地暗自思忖。

????留香的家兄,想来顾家就来了,她甚至不用禀了她就自己去见了自己的家兄。可见在这顾家里她给了自己大丫鬟多大的特权。她家兄为了给她送豆豉跑一趟无所谓,若是因为专门去打听来的,那可就值得思考了,留香没有这种远见,她怕的是她背后有人作祟。

????顾锦朝第二日醒得极早,睁开眼后看到的还是雕玉兰麒麟祥云的红木千工床,心中舒了口气,她觉得自己现在精神越来越好了,前日还有些乏力,总觉得似乎不太能控制手脚一样,今天却没这种感觉了。

????留香服侍她洗漱穿衣,又换了身淡红色绣莲瓣缠枝纹的遍地金袄裙,头上戴了金累丝嵌宝石花三朵。锦朝随着她做这些,并没有说什么。

????留香问道:“小姐今天起得这样早,要先去侍候夫人吗?”

????锦朝说:“好几日没去给父亲请安了,今天要去一次……”又看她拿出一对耳坠,皱了眉道,“这金坠子就不用了。”

????顾家晨昏定省的规矩是姨娘们每日都要和主母请安,孩子们每日先和父亲请安,再和母亲请安。但是锦朝三五日不向父亲请安也是常事,父亲见了她总要说许多话,要她多看《女训》《女戒》,随着请来的苏绣师父多学女红,顾锦朝自然不喜欢。

????今天她先去给父亲请安。

????锦朝需要熟悉顾家如今的情况,毕竟时日太长了,有些东西她已经不记清楚了。

????白芸端了大漆方盘进来,上面放了牛乳粥、一碟花果子油酥、一碟甘露饼、还有一碟笋干。锦朝看天色已经有点亮了,只喝了牛乳粥,便往父亲的鞠柳阁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