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墨宝-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四十三章:墨宝

沉香灰烬2017-4-14 16:2:53Ctrl+D 收藏本站

????顾锦贤与叶限在锦朝那里吃了饭,便往外院的厢房走去,他们暂时歇在这儿,等明天就和顾德昭一起往西翠山扫墓。

????到了厢房,叶限便推开了书房的窗,看着外面满树新叶的槐树沉思。

????顾锦贤转悠了一圈,过来找他说话。

????“舅舅,我怎么觉得你有点针对大堂妹呢?”

????叶限头也不回地说:“我没有针对她。”

????顾锦贤走到他身边,要劝诫他的样子:“虽然大堂妹在外面名声不好,但是我觉得那些都是谬传,咱们见了大堂妹几次,觉得她性格温和,学识渊博。要我说啊,比一般的世家小姐强多了……”

????叶限哼笑了一声:“你才和她见了两次,就这么确定了?舅侄,你以后要是再这么轻信别人,一定会被别人玩儿死的。”他伸手拍了拍顾锦贤的肩。

????顾锦贤瞪着叶限半天,嗫嚅着嘴唇吐不出一个字。

????母亲说过,长兴候老来得子,对舅舅宠爱异常。几乎到了叶限说东阖府的人就不敢往西的地步,再加上他生来体弱多病,眼见着这些年病好了些才放出来溜达,家人更是怜惜他得不得了。他喜欢舅舅的随性,和他走得近一些,别人都是避他如蛇蝎……现在他才是懂了,为什么别人避他如蛇蝎!

????他简直就是个蛇蝎啊!

????“你……你上次在咱们家的时候,还拿了人家的锦帕要嫁祸她,要是当时没说清楚,大堂妹的名声就完了。再说今天,人家的幼猫好好在庑廊下睡觉,你逗就逗吧,还伤了那猫……得亏是大堂妹涵养好才没生气,要是别的小姐,非哭闹不休要你赔不可!”顾锦贤有点激动了,说话就不太客气了。

????叶限很平淡地解释:“我那次真的在帮她……”

????“帮个屁啊!你那算是什么帮忙!”顾锦贤口不择言。

????叶限叹了口气,补充道:“其实我没想伤那只猫这么重,只是小小惩戒它,你知道我手下又拿捏不好……”

????顾锦贤听他解释,面色终于好了点:“既然不是有意的,那你和人家道个歉嘛,大堂妹的猫确实因你而伤……就算不道歉,你至少做点什么事补偿人家吧”

????叶限却继续道:“其实你不要被她骗了,你这个大堂妹哪里像表面一样性情温和,她心机深沉,懂得按而不发,是能做大事的人……”

????顾锦贤有些头疼地道:“舅舅,别和我说这些,你就和堂妹道个歉吧!”

????叶限再无声地看着他,最后才勉强点点头:“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他把人赶出了书房,一个人继续立在窗前沉思。

????到傍晚白芸才把猫抱回来。

????抱朴蜷缩在笸箩里,前爪缠着绷带,导致它想埋头舔伤口都做不到,又急又难受,不停地咪咪叫。

????“用了伤药,又缠了绷带。马房里的小厮说,它的伤虽然没到骨,不影响以后走路蹦跳的,不过这几天肯定不好动弹了……”白芸说。

????锦朝只能叹了口气,她不能把叶限怎么着,只能伸手想摸摸抱朴安慰它。可是它现在对人很防备,感觉到锦朝的手伸过来,就立刻缩到了棉布堆里。

????锦朝只能让白芸把猫抱下去,换个软和些的垫布,免得它碰到伤口。

????“小姐,佟妈妈要见您。”青蒲在帘子外禀报。

????佟妈妈进来,是为了明天清明的事。以前的清明节,顾家的女眷都是没有去西翠山的,在家里跪拜了祖宗祠堂便算过了。不过这次父亲特意嘱咐下来,祖家既然派了五夫人和两位堂哥来,也算是想和他们修缮关系的,大家这次便一起去西翠山。

????宋姨娘已经在准备酒馔还有楮锭纸钱等物了,她差人过来说了一声,要是锦朝不忙碌,可以帮她准备府里面的祭祀之事。最多就是供奉瓜果熟食、插柳条之类的小事。

????佟妈妈还觉得奇怪:“宋姨娘做事总是喜欢带上您……”

????锦朝笑笑,她可没觉得奇怪。便吩咐了佟妈妈交代各处管事,把东西备好就是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锦朝照样做和昨天相似的装束。几个丫头拿了杌子、点心、扇子等物件,跟在锦朝身后去了影壁。

????影壁停着六辆青帷马车,小厮拉着缰绳站在前面。天还早,薄薄的阳光洒在影壁凹凸的浮雕之上,却已经有人站在那里了,锦朝仔细一看,发现是顾澜和叶限、顾锦贤,和一帮簇拥他们的丫头书童。

????顾锦贤先看到她,便一喜道:“大堂妹过来了!”拉她过来说话。

????顾澜正和叶限说:“听说表舅昨天去慈光寺看猴子了……”

????叶限淡淡道:“是锦贤要去看……也没有上山去。”

????顾澜穿着一件茄花色璎珞纹缎衣,八幅浅绿色的湘群,看起来容光照人的。她根本不恼叶限的爱理不理,继续笑着道:“慈光寺我也常去,倒是不爱看猴子。听说是寺庙的僧人养着给香客看的,长得胖胖的,躲在笼子里一动不动,除非你要喂它东西……”

????叶限没怎么注意听,随意嗯了一声。然后目光转到顾锦朝身上,对她说:“你来得太慢了。”

????顾澜也看到锦朝走过来,向锦朝请安后,便笑笑不再多说,上了自己的马车。

????顾锦朝望着自己的二妹,直到马车的细布帘子合上。她还想打长兴候世子的主意,要讨好人家不成?她倒是觉得,像叶限这种人,不理他就是对他最大的讨好。

????叶限着跟她说:“令妹实在太善谈了。”

????锦朝笑道:“她只是觉得和表舅投缘而已。”

????叶限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顾锦贤拼命向他使眼色,昨天说好的赔礼道歉,他可不能睡一觉就忘记了!

????叶限偏偏迟钝了,装锯嘴葫芦半天不吭声,转头看影壁上雕刻的麒麟踏云去了。锦朝不想干站在这儿,父亲他们应该就要出来了,还不如去车上等着。她正要转身上车,谁知叶限又拉住了她的衣袖。

????他的袖口里滑出一个长长的卷轴,叶限把卷轴放到她手里。

????顾锦朝疑惑问他:“这是什么?”

????叶限简单回答:“墨宝。”顿了顿又补充道,“我的画,送给你赔礼道歉的。”

????顾锦朝啼笑皆非,哪有送自己的画给别人赔礼道歉的!他又不是书画大家、江南名士的,他的画能值几个钱,还不如倒腾了波斯猫给她!

????顾锦贤也笑了。

????叶限很奇怪地看他们一眼,慢悠悠道:“送金银太俗气,送玉太矫情,送别的又配不上我们表侄女的身份,我思来想去觉得我的字画最合适。”

????顾锦贤凑到锦朝旁边:“堂妹快打开看看,我倒想知道他画了什么。”

????锦朝本不想当着叶限的面拆画,要是画得其丑无比,他丢了面子更是要记恨自己了。无奈顾锦贤想看,她便把画卷展开,上面画了两只嬉戏的毛球一样的猫,正在瓜藤下扑蝴蝶。

????猫侧着脑袋看蝴蝶,活灵活现的。旁边还写了猫趣图三个字,不是一般读书人用的台阁体,而是工整严谨的大篆。运笔有力,反倒有种苍然的味道。

????叶限道:“我送你两只猫,用来和你那只作伴吧。”

????锦朝都不知道自己该怒还是该笑了,她把画卷起来随手给了旁边的青蒲,行礼道:“谢谢表舅盛情了,既然有了您的墨宝,抱朴有猫相伴,应该不会怪您了。”

????说完不再理会他,转头上了马车。

????顾锦贤凑过来直看着他,叶限便瞥了他一眼:“你还要干什么?”

????顾锦贤抓了抓头,问他:“你不是没跟着高学士学画画吗,也能画得这么好……”高学士便是翰林掌院学士,叶限的外公,难得的长寿,如今已有七十多了。叶限岂止没学画画,家里的西席是高学士的得意门生,如今官居大理寺少卿的施元给他授课,他都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

????“描摹状物,有何难的!”叶限不再跟他说话,也转身上了马车。

????顾锦贤想了想,又说到:“不说画的问题,你这算是道歉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