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怀疑-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九十一章:怀疑

沉香灰烬2017-4-14 16:6:33Ctrl+D 收藏本站

????顾澜抱着迎枕去见了宋姨娘。

????宋姨娘正躺在内室的红漆千工床上,丫头就着蜜饯喂她喝药。听说顾澜来了,宋姨娘喜得忙让丫头迎了她进来。又让她坐在床沿上,与自己亲密偎贴着。

????顾澜看了宋姨娘许久,忍不住眼眶微热:“我看姨娘瘦多了,是不是没吃好?那日听说你腹痛诡异,我就一直想来看看您,但是守院的婆子不让我进来。今天得了父亲的信才敢来……”

????草莺和黄鹂在旁边,顾澜自然不敢喊宋姨娘“母亲”。

????宋姨娘看了一眼两个站在床边的丫头,淡淡地吩咐她们:“你们先去外面看着吧,我要和二小姐说几句话。”

????草莺和黄鹂面面相觑,徐妈妈交代了的,她们不能不看着宋姨娘!

????顾澜冷笑:“姨娘的话都不听了,是想挨打吗?”

????黄鹂连忙一笑:“二小姐息怒,奴婢们这就出去。”放下手里的药碗,拉了草莺出内室,又把门给合上了。

????草莺望着关上的榆木门扇,气得直跺脚:“咱们这样做,是会被徐妈妈责怪的,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黄鹂拉了她的手:“……你别急,内室朝西厢房的方向有个小窗,被千工床挡着呢!咱们去那儿偷听,她们发现不了!”带着草莺转去了西厢房。拨开长得细密的黄槐丛,草莺咦了一声。

????“黄鹂,你来看,这里还有个小缸呢。竟然放得这么隐蔽!”

????黄鹂凑过去看,那是一个养鱼用的青花缠枝瓷缸,可不是婆子盛水用的东西。里头有些深褐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些什么。草莺凑上去闻了闻,对黄鹂说:“是药……平时咱们熬好的药,估计姨娘都不喝,全倒到这里来了……”

????黄鹂也看了。嘀咕道:“你说,这些都是安胎的药,怎么姨娘不喝,偷偷倒了呢?”

????草莺想起徐妈妈交代自己做的事。徐妈妈跟她说过,这是谁都不能说的。便对黄鹂说:“谁知道呢,姨娘本来就是装病的,可能是嫌药苦吧……”两个丫头不在说话,小心地挑开了窗扇,能隐隐看到二小姐侧坐在锦杌上。

????顾澜先让木槿抱过迎枕给宋姨娘,跟她说:“……是女儿从回事处要来的,您近日都不能安眠,这迎枕中填了许多温和安眠的药材,能帮助您好好睡。”

????自从纪氏自缢死了之后。宋姨娘睡觉都不太安稳了。纪氏死后她的生活天翻地覆,实在是让她无心应付。

????宋姨娘拉着顾澜的手,低声跟她说:“……难得你还记着这些。母亲也正要告诉你一件事……其实母亲并没得病,不过是想见你一面,才装了腹痛的。”

????顾澜很惊讶。正要说什么,宋姨娘却飞快按下她的手,继续道:“那两个丫头是顾锦朝的人,你先听我说完,我怕她们等一下会闯进来……母亲困在临烟榭什么都做不了,你几日之后借着上香礼佛的名,去宋家一次……找你外祖父帮忙!外面顾锦朝应该做了什么事。我担心腹中孩子生下来之后,恐怕真的会被顾锦朝赶到尼姑庵去!你找到你外祖父给你撑腰,就不用怕她们了……”

????顾澜听得难受极了,握着宋姨娘的手说:“母亲猜得没错,顾锦朝找了原先伺候过您的玉香,把您和我原来做的事说出来了。所以我现在来见您一面都难!您放心,我会很快去找外祖父的。”

????宋姨娘这才明白,为什么顾德昭对她如此冷漠!原来玉香背叛了她!宋姨娘听了之后面色微变,又喃喃道:“不行……这样一来,你去找你外祖父。就不要提我的事了!”

????顾澜十分不解:“您什么意思,不是……不是要叫他救您吗?”

????宋姨娘手有些抖,跟顾澜说:“你不明白,你外祖父正是要擢升的时候。我出了事,他会为了保我不把事情闹出去,和顾家谈条件。但是玉香既然把咱们原来做的那些说出来了,恐怕就是另一种极端的结果了。他恐怕会为了保自己的名声,逼我自缢……”

????顾澜听了也被吓住了,她本来想问宋姨娘不可能吧,外祖父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但是随即她又想到,外祖父能坐到太常寺少卿,哪里是个优柔寡断的!又不是谁都和父亲一样有顾家、纪家和恩师做保的。

????她握住母亲有些发凉的手,安慰她:“您放心,别想多了。我会去和外祖父说去,也不提您被困的事,只说纪氏的死和您怀孕的事……到时候您生下孩子,请了外祖母来看您,也让别人知道咱们是有人撑腰的。我给她老人家送一串一百零八颗的菩提珠,她总会高兴的!再等您的孩子生下来,咱们是有转机的!”

????宋姨娘被自己女儿安慰了几句,也渐渐镇定下来。

????她肚子里的东西是唯一的机会,只要能生下来,她就有把握翻身。

????到时候顾锦朝能怎么样,不过是丧服长女而已!

????她点点头,嘱托女儿最后一句:“……你日后要是真有事要人帮忙,倒是可以去找杜姨娘帮忙。”

????顾澜听着觉得有些疑惑:“杜姨娘?她一向是明哲保身的,您怎么想起让她帮我们的忙了……”

????宋姨娘笑笑:“她呀,那是有把柄在我手上的。你只需要跟她说,看在云姨娘的面子上她也该帮我,她就明白了……她虽然只是个姨娘,但也算半个主子,总还能说几句话的。”

????顾澜听到云姨娘的名字,心中微动。杜姨娘的把柄,事关云姨娘的……到底会是什么事呢?她心里有个隐隐的猜测,却也没有继续问母亲。母亲既然不想让她知道,肯定是觉得知道这些对她来说并不好,她不问就是了。

????她把母亲身后的绿织金大迎枕拿下来,换了宝蓝色攒金丝药枕,把母亲最后的被角掖好了,端起放在一旁的药碗:“……药都凉了,我喂母亲喝下吧。”

????宋姨娘却别过嘴,和顾澜解释说:“……顾锦朝找了好些大夫过来,都没看出什么病。前日来了一个长兴侯府的,说是给世子爷治过病。和顾锦朝串通一气说我有病,开了一个苦得涩口的方子,就着蜜饯都吃不下!”

????顾澜听到长兴侯府的名字,心中一动。“母亲可知道这个长兴侯府,那可是最显赫的世勋。听说长兴候的胞妹是当今皇上的皇贵妃,那长兴候征战沙场,又是战功赫赫。长兴候世子爷更是早早请封成了世子,得皇上隆恩宠眷……怎么会被长姐请了过来?”

????宋姨娘摇摇头:“谁知道她怎么和长兴侯府的人搭上话的……说到这里,那顾五夫人不是长兴侯府的嫡女吗,许是顾锦朝通过五夫人认识此人的,你可要小心些,别让她和长兴候府搭上关系了!”

????顾澜心中一阵不是滋味。她只见过长兴候世子爷三次,三次他都对自己不理不睬。他身份高贵,所有人都若有若无地讨好他,没人敢说他半个不字。

????纪氏死的时候他也来吊唁,上了一炷香就退到一边,站得身姿如松。他看起来就和他们不一样,他不用和往来的任何人寒暄,反倒是别人都要恭敬地喊他一声‘世子爷’。

????顾澜想起这一幕,就觉得心中有一丝异样。如此人物……也不知谁当得起他!

????宋姨娘让她把药端去倒了:“……她们送来的药我从来都是不敢喝的,你走到床后面,那儿有个小窗扇,倒到外面去。”

????顾澜回过神,端着药碗走到床后面去倒药,草莺忙扯了黄鹂匿到草丛里去,听到药水倒下来之后,两个丫头才钻出来。

????对视一眼,这没说,草莺和黄鹂赶紧跑去找大小姐,把今天两人说的话一一说给锦朝听了。

????顾锦朝听了之后亦是有些吃惊。

????杜姨娘有把柄在宋姨娘手上,那究竟是什么事?

????她让青蒲打发了两个丫头各一小包的琥珀糖,丫头捧了,欢天喜地的回去了。

????徐妈妈小声道:“姨娘果然是不吃药的,大小姐把药加在银耳汤里最好。再加上那药枕的作用,恐怕不出半月,那孩子就保不住了。只是她们要请了宋夫人过来撑腰,不知道大小姐怎么想……”

????锦朝放下手中的毛笔,凝视书案上抄的一卷佛经许久,让徐妈妈收起来,凑了九十九篇再一起烧给母亲。她先不说宋夫人的事,而是问徐妈妈:“她要的观音像几日前就摆在正堂了,她拜过吗?”

????徐妈妈一笑:“她整日忙着装病、训丫头,怎么有空拜佛呢!那跪用的蒲团都生灰了。”

????锦朝叹了口气,又道:“先不说这宋夫人的事,顾澜要是敢请了宋夫人过来,那我们也自有手段收拾。她敢让宋夫人撑腰,那我们就敢让宋夫人颜面无光!宋姨娘做过的那些事传出去,宋家可不敢再保她了。即便真的生下庶子,那也是一样的。”

????徐妈妈觉得有些疑惑:“既然不是想宋夫人的事,不知道大小姐在想什么?”

????锦朝皱了眉道:“……这事牵扯复杂,您让我想想。”

????ps:

????感谢阿莉娅微微亲的打赏,水果水果亲的粉红~~~亲一个╭(╯3╰)╮

????中午回来上二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