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端倪-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一百零七章:端倪

沉香灰烬2017-4-14 16:7:48Ctrl+D 收藏本站

????锦朝回到栖东泮之后,就让婆子找了琉璃瓶过来,她亲自洗了桂花,一层糖霜一层桂花铺上腌制了。又嘱咐放在避光阴凉的地方去。

????这罐桂花蜜酿造出来就给外祖母留在这儿,她近日身体不太好了,总是咳嗽。

????她准备后天就回顾家去,顾家不仅有一个顾澜,还有一个所谓道士高人,她不回去看着点,恐怕那头有人翻天了父亲都不会管。

????她想的也没错,她刚走了两日,那清虚道长就开始游说顾德昭捐银子给道观修什么三清阁,顾德昭犹豫了几天,还是决定捐四千两进去。这事传到徐妈妈耳朵里,她是急得不得了,四千两可不是小数目,那可是顾家一年收入的三成啊!老爷花钱也不是大事,但是要捐银子,几百两都是多的,哪里要拿这么多!

????偏偏顾锦朝又不在家里,她一个下人,能管得着老爷的事吗。大少爷去了余家的族学,二小姐又从来不过问这些事,她想找人劝两句都没有办法。只能让人给顾锦朝带信,让她赶紧回来。

????从适安到通州就是一天的路,等顾锦朝接到信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

????她看完了信十分气恼,父亲现在心里没个依托她明白,但是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四千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那清虚道长让他捐他就捐了?他算怎么回事,和这清虚道长交好的世家贵勋不少,人家都不挑大头,父亲又没有爵位,官位又一般,这样做也太扎眼了!

????她和外祖母说了捐钱的事,明日就要回去。

????纪吴氏说到顾德昭就要叹气:“……就知道是个经不住事的!你也不用急,等明儿我派人送你,要是银钱有缺的,适安我还有个钱、庄,我跟他们说一声,你去支银子就是了……”

????锦朝握着纪吴氏的手道:“您的银子也不是白来的,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外祖母做事一向讲究章程,谁都要按规矩办事,但是在她面前却从来不这样,十分偏袒她。

????锦朝和纪吴氏说起给她做桂花蜜的事,宋妈妈来说:“……二少爷回来了,特地来见您。”

????纪吴氏知道是香河那个潞绸庄的事,让纪尧进来。

????纪尧穿着一件半新的杭绸斓衫,风尘仆仆的,俊朗的脸上有几分倦容。他先请过了安,又和锦朝见了礼,才道:“……祖母,潞绸庄的几个管事留不得,我已经罚了他们一顿全部扔去河北了。”

????纪吴氏皱了皱眉,纪尧一向待人温和,他这样不留情面,也不知道那些潞绸庄的人做了什么。

????锦朝见他们是要讨论生意上的事,她也不好在旁听着,便先告退了。

????走在路上,还听到纪尧隐隐透着寒意的声音:“……他们和贵州的流寇串通一气,帮一个姓萧的人递信给睿亲王。前不久还押送一批货物,他们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也早运出去了……有人才告诉我里面都是兵器,他们在里面抽三成的钱。我一向都告诫他们,这些事不能碰,竟然这样充耳不闻……”

????锦朝听到他说姓萧的,心里又是一个咯噔,脚步也不由得慢了许多,想多听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纪吴氏的声音也冷冰冰的:“咱们是商贾,最忌讳沾染这些事了。别的不说,那几个管事永远别想回燕京来!你也不管这件事了,我怕你抽身不出来,派葛掌柜去做就好……”

????他们不再提押送兵器的事了。

????锦朝有些失望,却又不好再进去问。沿着石径慢慢走着,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睿亲王……她前世是见过睿亲王的!是在陈彦允的书房里,那时候她给陈彦允端茶,睿亲王在和陈彦允说朝堂上的事情。

????她记得睿亲王带了一个幕僚……那个幕僚就是姓萧!

????难怪她觉得萧先生眼熟,是因为他当睿亲王幕僚的时候,自己见过他!

????但是那个幕僚的姓萧,却不叫萧岐山,她听到睿亲王叫了他一声‘萧游’。岐山自然是表字,不知道萧岐山的真名是不是叫萧游。

????听纪尧和外祖母所说之事,也就是说……现在萧岐山就和睿亲王有联系了,开始联络贵州的流寇送兵器过来。他们送这些东西过来究竟要做什么?

????锦朝想到这里,心里却觉得有些发冷。睿亲王和陈彦允是同一个派系的,都是张居廉麾下的人。而叶限的父亲就是被睿亲王害死的,睿亲王死后,张居廉又对长兴候家施行了许多压制措施,逼死了叶限的祖父,长兴候老侯爷。

????后来叶限翻身,谁也不知他是如何翻身的,长兴候死三月后成了大理寺卿。从那个时候开始,叶家又才慢慢恢复过来,等叶限手握兵权,成了兵部尚书的时候。张居廉去世,叶家才和陈家、睿亲王三足鼎立。

????要说叶限恨陈家,那只能说一般,还没到想弄垮陈家的地步。他恨睿亲王才是真的。他设计整垮睿亲王,又让其满门抄斩,睿亲王更是由他亲自凌迟处死,听说正好四千刀断气……

????也就是说,其实萧先生是投靠了睿亲王,背叛了长兴候家。萧岐山为什么要背叛叶家?

????锦朝心里隐隐有了猜测,而且她已经有六成的把握。难怪叶限后来性格大变,因为自己师父的叛变,导致他父亲和祖父的死,恐怕他心里是恨极了……

????青蒲见锦朝一路都沉默不语,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她小声地道:“大小姐可是在想老爷的事,您也不要太担心,咱们总是能想到办法的……”

????锦朝笑着摇摇头。现在已经是八月初了,九月十三穆宗驾崩,朝廷动荡,这些腥风血雨也即将扑面而来。相比起来那四千两算是什么事,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帮叶限,毕竟她和叶限什么关系,萧岐山可是他师父,叶限凭什么要听她的……

????以前世来看,父亲平日不结交大臣,也就没有明显的派系之分,这些是不利的,但偏偏逢上如此动荡,他这样的做法好处就来了。所以后来父亲虽然没有升迁过,却也没遭遇什么大事。

????这一世保稳些,顾家也应该是无碍的。只是不知道叶限的事该怎么办。

????锦朝望着身前一株冬青,若有所思。

????……

????纪尧和纪吴氏说过了潞绸庄的事,正准备告辞。纪吴氏让他多坐一会儿,吩咐宋妈妈关门,她亲自给纪尧倒了茶。

????纪吴氏每次要和他说什么正经事,就是这个样子。

????纪尧想到前些日子他陪顾锦朝去香河田庄的事,猜到纪吴氏应该就是想说这个,因此静默不语。

????纪吴氏看他抿着唇,样子有些抗拒和倔强。却是笑了笑:“……你小时候不喜欢吃甜腻的东西,我非要喂你吃燕窝的时候,你就是这样的神情。怎么都这么大了,还不懂得隐藏情绪呢,你这样和别人打交道,可是要吃亏的。”

????纪尧没有说话。

????纪吴氏叹了口气,道:“平心而论,你是真的讨厌你表妹吗?恐怕在你心里,不喜欢的不是表妹,是我这个老太婆吧!你觉得我一直和你作对,你不喜欢吃什么,我就给你吃什么,你不喜欢经商,我偏偏把家里的生意都交给你打理。我让你去向你表妹提亲,你心里就更是不愿意了……”

????纪尧低声道:“祖母想多了,这是没有的事。”

????纪吴氏笑起来:“……我都是老成精的人了,你那点小心思,瞒得住我?”

????纪尧心里很抗拒娶顾锦朝,甚至在觉得顾锦朝其实也不坏的时候,他也是不认同这门亲事的。他一直觉得那是他不喜欢顾锦朝的缘故,如今想想,除了这个原因,肯定还有他心里的愤懑和不甘……

????纪吴氏望着顾锦朝离去的方向,心里有些酸楚。

????“是我害了她……”她喃喃地说,“你姑姑跟着你曾祖母长大,养成那样。我总想着,多宠朝姐儿一点,她就能更硬气,没想到反而害了她……我让你娶她,也是我这个老太婆自私了,想让我帮我守着外孙女,不让别人欺负她。却从来没想过你的感受……”

????她几乎是有些哽咽:“朝姐儿的母亲死了,是被她姨娘给害死的,你不知道,她原先在顾家,没有一个人和她亲的。她弟弟更是视她如仇敌,她父亲又是个不明事理的……她还在守制,就要处理你姑姑的嫁妆,况且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

????纪尧看着纪吴氏,心里有些惊讶,他从来没见纪吴氏这样和他说过话。他也没想到顾锦朝过得这么艰难,他一直以为她在顾家是很风光的,她那个性子,谁敢欺负她呢。

????他突然想起顾锦朝笑着和他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用勉强帮我……”那种自嘲又疏远的样子。

????纪尧沉默了,他当时不想帮她,却不觉得她是有多艰难,还存了几分想看笑话的心思。没想到顾锦朝在顾家过得这样不好,他还如此对她。想到她袖口一簇清雅的白莲,纪尧心里有点莫名的心软。

????纪吴氏继续道:“外祖母也没几年可活了,只有这一个心愿,让你好好保护着朝姐儿……外祖母今儿再问你一句,你愿意吗?”

????纪尧犹豫了很久,才说:“您等我想想……”rs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