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受罚-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一百一十六章:受罚

沉香灰烬2017-4-14 16:8:28Ctrl+D 收藏本站

????锦朝想通其中的关键,脸色都有些变了!叶限也看到了,心里更是肯定顾锦朝是有话没和他说的。

????她站起身,看到窗外的西府海棠已经开始落叶了,多事之秋,如今她也不好置身事外。锦朝想了片刻,才跟叶限说:“萧先生肯定是暗中投靠睿亲王了,他出的主意多半是顾应睿亲王的。我看睿亲王未必是谋反,说不定是设了圈套让你们钻……世子爷听我一言,凡事都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相信谋逆之言!萧先生的话……更是一句都不能信!”

????叶限沉默了一下,顾锦朝不想把话说明白,肯定有她的苦衷。但是她说的这些已经够清楚了,睿亲王是不是真的要谋逆,这事还有待考虑。要想知道萧岐山究竟在下什么棋,还要看睿亲王的动作。

????过了好久,他才淡淡地说:“……我小的时候不爱说话,更不喜欢出门。师父就从山里捉了狸猫和野兔的幼崽陪我玩。他还会草编蚱蜢、蜻蜓,夏天的时候从山上摘山楂给我做糖葫芦,带我去河里捉鱼,他从石子下摸出的河蟹只有铜钱大小,炸着吃很香。我有一次被蛇咬了,他很着急,我从来没见他这么着急过……他亲自帮我吮了毒,自己却差点死了。”

????锦朝听着叶限说话,没有出声。

????萧岐山是陪他长大的……这样的情分,怎么可能浅得了呢。

????叶限的侧脸有种淡淡的光辉,如玉的秀美,他垂下眼眸继续道:“我以前一直和师父住在贵州,读书认字都是他开蒙的,我一直觉得他是难得的好人,甚至还嘲笑过他的善举……这样的人,他为什么非要报仇呢。我竟然从来不知道,他能狠心到这个份上!”

????锦朝低声道:“……人心隔肚皮!”似乎也只有这句话能安慰他了。

????叶限站起身,对锦朝笑了笑道:“这些话。我当没说过,顾大小姐也当没听过吧。”

????外面等着的叶限亲信很快帮他挑开帘子,又亲自给他披了披风。两人随即消失在妍绣堂。

????锦朝松了口气,随即又觉得怅然若失。叶限最后那句话……分明是要和她生分的。也好。她从此后就在祖家生活了,叶限再像以往一样和她往来频繁,恐怕会惹人诟病。

????顾德昭过了会儿过来找她,看了妍绣堂的布局,很是满意:“……你看,你祖母还是待你不薄的。”顾锦朝笑着点头,“父亲怎么离席了,可喝过菊花酒了?”

????顾德昭淡笑着说:“你五叔那个性子,还有不缠着别人喝酒的!我要不是守制,也能灌他个底朝天的……我是听说你离席。以为你不舒服才来看看的。下午你祖母要带着大家去宝相寺所在的东韶山登高赏秋,你要是不舒服,我就和你祖母说一声,不去就好了。”

????锦朝觉得冯氏还有有一点做得很好的,她待嫡子庶子都不分伯仲。兄弟之间是很恭敬的。

????父亲回了祖家果然比在适安好,至少这里有人陪他喝酒下棋,谈论诗词政事。渐渐的,他就能从母亲的死和宋姨娘的事中解脱出来。至少不会想着以宗教作为寄托了。

????锦朝就说:“女儿没有不舒服的……这才来祖家,也不能任性行事,父亲觉得呢?”

????顾德昭就哈哈大笑:“行,父亲不让朝姐儿任性了。你来陪父亲喝一杯酒吧!”

????又带着她回到外院,见过了顾家二爷和五爷。顾锦朝抬头看了一眼,二爷顾德元和父亲长相相似,不过更稳重些,眉宇之间很冷淡。五爷顾德秀笑眯眯,人却长得十分俊朗。玉树临风的。

????……难怪叶氏会嫁给他了!

????席间顾锦潇在和顾锦贤说话,看也没看她一眼,顾锦贤却抬头向她眨眨眼。二爷还有一对双胞胎的庶子,年龄只在五六岁的样子,穿着同样的福禄寿夹袄。长得胖乎乎的。顾德元看到两个庶子,就跟锦朝说:“……两个孩子在这儿也不方便,正好麻烦侄女带他们去宴息处里。”宴息处里是女眷吃席的地方。

????锦朝点头应诺,照顾慧哥和瑞哥嬷嬷就把他们抱起来,跟在锦朝后面去了宴息处里。

????“……去父亲那桌吃酒,正好带两个堂弟过来。”锦朝笑着和大家说。等把孩子放下来,两人一致地走到冯氏面前先请了安,然后才和二夫人请安。

????二夫人笑了笑,抱过慧哥和冯氏说话:“您看,慧哥又长胖了!”

????冯氏不冷不淡地嗯了声,却招了慧哥和瑞哥过去,笑着问他们话。两个孩子都回答得乖巧有礼,冯氏看到他们新穿的夹袄,就问:“……这夹袄可真漂亮,是你们母亲给你们新做的?”

????瑞哥懂事些,忙道:“母亲说天冷了,给我们做新衣裳,怕冻着我们了!”

????这还没到冷的时候,就迫不及待把做的夹袄穿上,分明就是想讨巧的。锦朝看他们说话小心翼翼的样子,感叹庶子也不容易,小小年纪,说话竟然比顾怜还得体。

????顾家女眷分了两桌人,二爷和五爷的三个庶女、顾澜、顾漪、顾汐是一桌。冯氏和夫人、嫡女又是一桌。冯氏让两个孩子和她们同席吃饭,问起五夫人的孕事:“……你生过一胎了,这也该顺顺当当的,再给我老太婆添一个,孙子孙女都是好的!”

????五夫人笑得十分温婉,二夫人脸上却僵硬了片刻。她特意讨冯氏欢心,冯氏不理会。五夫人什么都不用做,冯氏自然会眼巴巴凑上去问她,还不是看着她背后的长兴候家!

????锦朝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吃自己的。冯氏拿捏人是最准的,看样子肯定没少拿捏二夫人。她目光一撇,却看到顾怜的手微微向后伸去,握住了顾澜的手,似乎递了什么东西给她。

????两个人动作很快,递完东西就如常吃饭。

????锦朝不动声色地转过头。

????叶限回了玉柳胡同后,就在书房里静坐着。他把下巴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地看着瓷缸里的乌龟,温温吞吞地伸出了脑袋,又慢慢地缩了回去。阳光一丝丝从槅扇里漏下来,又渐渐地退走了。斗转星移,已经是天黑了。

????高氏的丫头语芹过来了,高氏叫叶限过去。

????叶限漏夜前去,还没来得及给高氏行礼请安,高氏就冷声让他跪下,“……你祖父说不让你出门,你倒是好,携令李先槐带你去顾家!我问你,你是不是去见了顾家那个大小姐!”

????叶限顿了顿说:“母亲多思了……儿子只是去看看长姐而已。”

????高氏气得手都在抖:“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让许侍卫偷偷跟着你呢!顾锦朝刚从适安搬到大兴,你就眼巴巴地去看人家,还躲到了人家的闺房里去。你说,你是想害了她的名声,还是想害了你的名声!”

????高氏出身书香门第,最是重视名节声誉了。

????叶限抬头看着高氏,心下一惊,当时他和李先槐就察觉到有人跟着,但是两人都以为是萧岐山的人,并没有理会。没想到高氏还派了人跟着他……果然是不放心他啊!

????高氏笑了一声:“我倒错了,你怎么能坏了顾家小姐的名声呢。她这样的人……这样……”高氏一时没想到该怎么说,“骄横跋扈,不知礼数的人。你这是要坏自己的名声啊……你长姐还是她伯母,你这样作为,可是要等你长姐在顾家人面前抬不起头吗?”

????“我原先觉得你任性妄为,却也没想到你定要和顾锦朝扯上关系……母亲的话你是听不进去了?非要气我你才甘心是不是?”高氏想到儿子一向都是油盐不进,心中更是气急。他父亲和祖父这些天忙成这样,他倒好,还跑到人家姑娘的闺房里去了!这要是被别人看见怎么得了。

????叶限还是没有说话,他的确是去见了顾锦朝,这没有什么可辩驳的。他更不能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说给母亲听。这些习惯都是跟父亲学的,长兴候从来不让官场上的事烦扰高氏。

????高氏自己气了会儿,见叶限跟锯嘴葫芦一样不吭声,指着正堂外面的青砖让他去跪:“……跪两个时辰,然后去书房抄《弟子规》,这几天除非我发话,不然你休想离开这儿!”

????叶限皱了皱眉,如今正是要紧的时候。他要是被困在高氏这儿……萧岐山的事该怎么办!高氏这儿可不比他的聚风堂,他能够任意出入。“母亲……孩儿抄书倒是无所谓,但是孩儿有要紧事要做,恐怕不能呆在您这儿……”

????高氏哼了声:“叶家还不至于要靠你当家。好好给我呆着!”

????叶限略一思索,就道:“……如此便算了,孩儿写字惯用那只墨竹的狼毫笔,母亲请之书帮我送过来吧!”他走到正堂外,一展衣袍干净利落地跪下来,一声不吭。

????高氏看着更是气恼,叶限这脾气……也不知道谁能管得了!她挥手让语芹去找之书拿毛笔,还能有什么办法,管不住也要管,总不能让叶限翻天了。

????ps:

????有机实验课上到一点半~,实验课最没有人性了,这章所以有点迟~~>_<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