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许配-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一百二十八章:许配

沉香灰烬2017-4-14 16:9:22Ctrl+D 收藏本站

????宋夫人第二天才走,留了许多东西给顾澜。等顾澜第二日再去向二夫人请安,果然看到二夫人对她的态度有了极大的转变,还给她备下了酥蜜饼、醋搂黄芽菜,还有一碗皮薄肉馅的馄饨做早点。

????二夫人昨天留在东跨院,被冯氏训斥了一顿。说她操持内院,怎么一个正经大小姐没冬袄穿,她都没有理会呢,这是如何持家的?还白白让人家宋夫人看了笑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顾家要没落了,小姐都没有冬袄穿了呢!

????二夫人被骂得不敢说话,其实冯氏也一向待顾澜苛刻,不过冯氏觉得在宋夫人面前失了面子,才会这样训斥她给自己找台阶下。她自然不敢还嘴,不然冯氏那个性子,更是要折腾你的。

????顾澜心里舒服了不少,却也没有明显表现。吃过了早点,又恭敬地服侍二夫人茶水,一点都没有恃宠而骄的样子。二夫人看了心里才好受了不少,要是顾澜敢趁着这个机会和她拿乔,她更是要记恨顾澜了。

????过了会儿顾怜练了琵琶过来,要弹给二夫人听。

????顾澜听后就夸赞她:“大珠小珠落玉盘,我可算是见识了。”

????顾怜笑嘻嘻地,把琵琶给了一旁伺候的兰芝。和顾澜说话:“……我看你身上穿的不是我母亲送的缎袄,你不是说你十分喜欢那个颜色样式吗?”

????宋夫人走后,冯氏就派几个婆子给顾澜送去了一大堆的东西,还亲自指了自己身边的二等丫头松萝伺候她。松萝来的当晚,春江、春溪那两个丫头就乖顺得跟兔子一样,让干什么都跑得飞快。

????顾澜就笑了笑:“二伯母送的东西我是舍不得穿,想着等要过年的时候再穿。”

????顾怜就过去挽了二夫人的胳膊,“还是我的功劳,我和您说了话,澜姐儿才有了冬袄穿呢!我就知道母亲是待我最好的,怜姐儿说的话您都记得。”

????二夫人闻言看了顾澜一眼。顾澜笑得柔和又温婉。

????她竟然没把这些事说给顾怜听……而且言语之间还有美化自己的意思。倒是让二夫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一直觉得是顾澜撺掇顾怜来和她说这些的。如今想想看,顾澜似乎也不像是这样的人。

????顾家的那些事,她还是大概清楚的。顾家这几位小姐都不容易。顾锦朝好歹还是嫡女,有父亲和远在通州的纪家为她撑腰,才让祖家的人都待她恭敬。但是顾澜没个依靠,亲生的姨娘又变成了那样……

????二夫人不由得想起去年看见宋姨娘的场景,那样出彩又温婉的人。

????其实最要紧的是,顾澜现在有个宋家撑腰了,而且宋家还明显关乎了顾德昭的前途。二夫人也不得不待她慎重起来。

????顾怜弹了一会儿的琵琶就腻味了,央求要去冯氏那里看祖母,二夫人自然准她去了,还说了一句:“……让澜姐儿也跟着你去吧。”免得冯氏又以为她苛待了顾澜。

????顾怜十分高兴。高声让兰芝拿她那件湘妃色团花纹夹袄过来,要穿去给冯氏请安。

????顾澜看了一眼那件鲜艳又漂亮的夹袄,什么都没说。

????东跨院这边,顾锦朝在帮着冯氏整理多宝阁上的账簿,冯氏这些日子奔波劳累了。在内室小憩。她把一些放置散乱的账簿整理好。

????冯氏治家习惯把什么都控制在自己手中,二夫人分管内院的事宜,她就要拿捏着二夫人。顾家的各类商铺作坊,更是要她一笔一笔亲自过目。每房每院的月例开支,都是她亲自看过的。

????老太太本来是该含饴弄孙的时候,偏偏没有适龄的嫡孙可以教,让她教养那两个庶出的。她又看不上。整天的没事做可不只有注意着这些了。

????锦朝想起来便要一笑,冯氏倒也不嫌活得累啊。却又看到一尊青黄釉福寿长生纹陶梅瓶下面,还压着一摞账簿本子,似乎是刻意压在下面的。锦朝看到账簿上写了“三河”“祥云”几个字。

????父亲在三河有一个酒楼就叫祥云楼,那是最赚钱的一处地方……

????她拿开了陶制梅瓶,轻轻的翻开了账簿。掌柜的名字她果然认识。

????门口还站在冯氏的婆子。时不时就要那眼睛瞄一眼顾锦朝,似乎怕她偷东西一样。

????下面还有一厚摞,一样的封皮,恐怕都是父亲的东西。这些本该是父亲看的东西,为什么现在在冯氏这里。冯氏为什么把账簿压在梅瓶底下,怕她看到了不成?

????锦朝心里闪过很多念头,父亲把这些交给冯氏,那现在就是冯氏在打理这些东西了。恐怕父亲那头的商铺现在都握在冯氏手里了。他们回了祖家,父亲名下的东西理应成为顾家财物的一部分……这都是无可厚非的。

????锦朝把梅瓶放回去了。

????不多一会儿顾怜和顾澜一起来给冯氏请安,冯氏也刚醒过来。拉了顾怜和顾澜同坐,让松香去拿她新得的一盒带骨鲍螺出来。顾锦朝听冯氏提起过,顾怜是最喜欢吃带骨鲍螺的。但是带骨鲍螺难得,冯氏得了一般会特意为顾怜留着。

????松香除了端上一盒带骨鲍螺,还有福橘饼、松子糖和橄榄脯几样吃食。

????冯氏也让锦朝过来,丫头给四人都摆了瓷碟。顾怜飞快地夹起一块带骨鲍螺放进冯氏的小碟,又夹了一块放进顾澜的小碟里。笑得十分可人:“祖母辛苦,祖母先吃。”

????冯氏笑她:“……怕有人跟你抢一样,你锦朝堂姐还没有呢,你可不要厚此薄彼。”

????顾锦朝也觉得莫名其妙,顾怜对她有种淡淡的敌意。虽然她从没对顾怜做过什么事,不过有时候人的讨厌就是鲜明又没缘由。她笑了笑道:“都是自家姐妹,怜堂妹这是和我亲昵呢。”

????冯氏很满意顾锦朝的懂事,吃过了带骨鲍螺,顾怜却看到旁边站着的松香。松香长得高挑而明艳,一张温柔的鹅蛋脸,嘴唇丰润,低眉顺眼的。

????顾怜和冯氏说话:“我怎么觉得松香都服侍祖母好久了,她如今应该有十六了吧?”

????冯氏就说道:“松香是打小跟着我的,今年都快十七了。我琢磨着她也到了该放籍的时候了,只是一时没个合适的人选。府里的小厮我嫌低贱,管事又都是有妻的。倒不如嫁去田庄的管事或是铺子的掌柜。也不至于亏待了她。”

????松香听着都羞红了脸,不过主子说话她不能插嘴。只等冯氏说完了才低低的道:“奴婢愿意一直伺候太夫人。”

????冯氏哈哈大笑:“你想一直伺候我,我倒还怕别人说咱们顾家耽误了你。倒不是怜姐儿今儿提起,我才想着这事的,这事我是考虑许久的。不过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罢了。”

????顾澜一直没说话,听到这里却放下了筷子,笑着说道:“提起丫头,我倒是想起长姐身边有个丫头,如今也过十七了。长姐爱怜这个丫头,一直没有放籍……好像就是陪长姐来的这个,这丫头是叫青蒲吧?”

????她的目光转向顾锦朝身后站着的青蒲。

????顾锦朝冷冷地撇了一眼顾澜。这境遇才刚好转些,就迫不及待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来。即便青蒲要嫁,那也该是她挑一个稳妥忠厚的,别耽误了青蒲的一生。谁知道冯氏兴起之下,会给青蒲指一门什么样的亲事!

????冯氏果然挺感兴趣的。

????她仔细打量着青蒲,青蒲就低下了头。

????冯氏说:“我这几日也常注意到她,朝姐儿身边难得的好丫头。不说容貌如何了,人长得就十分精神,又懂事听话。前些天我院子里要摆菊台,还是她帮着搬的……如今她年岁大了,再伺候主子难免不好了,不如我也做个主,就嫁了我们府上的人,朝姐儿觉得如何?”

????丫头过了岁数还不放籍嫁人,难免会被别人说道。

????锦朝袖下的手握着锦帕,面上笑得淡淡的:“这丫头呆板木讷的,也就是伺候我不讲究罢了。祖母可别被她骗了去……又哪里是个懂事的。”

????顾澜又是笑了:“长姐可别抹黑了人家青蒲姑娘。您在适安的时候,不是事事都是青蒲帮衬着吗……青蒲姑娘还有几分功夫在身呢,这是更加难得的。”

????冯氏听了觉得不妥,一个深闺的小姐的丫头,竟然是有功夫在身的。在她眼里,书香世家的小姐,就算不学琴棋书画,也要遵了女德女训,身边丫头都是要有几分书香气的。

????顾锦朝知道冯氏这个喜好。

????她继续道:“瞧澜姐儿这话说的,她哪有什么功夫。不过是比一般丫头力气大些,能帮着我做事罢了。澜姐儿在家里一向不爱到我那里来往,怎么还能注意到我的丫头是不是有功夫在身呢?”

????顾澜只能笑了笑:“许是我记错了,不过青蒲姑娘也到了岁数了,长姐可不该一直留着人家。”

????顾锦朝继续笑道:“澜姐儿这是多虑了,我的丫头我自然是有打算的。青蒲伺候我多年,要是随意的指了别人,岂不是亏待了她。”

????冯氏又看了一眼青蒲,却没有说话了。

????顾澜不再提青蒲的事,吃过了点心又和顾怜一起回西跨院了。

????ps:

????感谢sznurse、江冷诗亲的粉红,小院子亲的香囊~~

????大风期间都是三更,亲们有粉红尽量砸我哇,表客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