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一章:走人-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一百八十一章:走人

沉香灰烬2017-4-14 16:13:24Ctrl+D 收藏本站

????冯氏冷冷地瞥下眼皮,面无表情地看着程宝芝。过了好久才说:“你还有脸哭,要不是你做的蠢事,至于落到这般田地吗?”连累她也没脸没皮的。

????这个侄女,还真是没选好啊!

????程宝芝愣了愣,眼泪更加汹涌了:“姨母——您可是我的亲姨母啊!咱们这样的情谊,你不能就这么放下我不管啊,三姐说过,您和我母亲可是最要好的人啊……”

????冯氏不耐烦地闭上眼睛。这样蠢笨的人,嫁进来也压不住四房。

????嫡亲妹妹都去了这么多年了,鬼才记得她的什么情谊!她早嫁为顾家人,和冯家来往更少,程宝芝还期盼她能大发慈悲不成?

????冯氏淡淡地说:“你想进门也行,在顾家等着徐三小姐进门,她同意了就可以让顾德昭纳你为妾,或者先收做通房,等你生了儿子抬姨娘,你自己选吧。”

????程宝芝终于停下哭嚎,茫然地看着冯氏。

????姨娘……父亲有五个姨娘,在她的继母面前大气都不敢喘。继母想怎么收拾她们就怎么收拾她们,三姨娘生下的女儿,让继母养着,不出一个月就死了,父亲问都没问过……

????程宝芝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冒寒气,她喃喃地道:“我不做姨娘,我要做就做正室,不做姨娘……”

????等人家徐三小姐进门了,她在这里尴尬地住着,算怎么回事啊。到时候全府的人都要笑话她。

????恬不知耻地赖在人家家里,就想赔了男的做小……

????冯氏不想再和程宝芝说话了,她招手让许嬷嬷过来,跟她说:“程小姐明日就回江西,你帮着收拾行李,给二十两银子的仪程。程小姐那里还有些用不着的首饰。一并收回来吧。”

????许嬷嬷笑着应诺,带着两个婆子去了程宝芝住的厢房。程宝芝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追出去。

????两个婆子乱翻她的东西。佩环吓得缩在一边不敢说话。程宝芝厉声喝她们:“那对南海珠子明明是我的东西……镯子也是我的!你们这些狗东西,是不是想欺负我啊。狗眼看人低……别拿我的紫瑛手串!”她从婆子手里抢回东西,牢牢地抱着自己怀里,又狠狠地看了佩环一眼,想让她上来帮忙。

????冯氏听得头疼。让小丫头去传话:“算了,那点东西让她带走吧!再这么闹下去,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再怎么贪,也不能贪到不要脸的地步。冯氏突然有点庆幸程宝芝没有嫁进来。

????程宝芝第二天就被送出去了顾家,一路上哭哭啼啼的伤心不已。

????顾锦朝让采芙送了一盒茶点过去:“……算是我们送过人家表姑了。”

????顾家的人连送都没人去送。

????顾德昭的亲事定下来后已经是二月初了。乍暖还寒的时候。

????再有一月顾怜就要成亲了,冯氏因程宝芝的事心中郁结,本想着顾怜的亲事要好好操办,姚家却派人过来送了信,说姚文秀的姑奶奶去了,他要守制三个月,想把婚期推到六月去。

????冯氏觉得不好,跟二夫人说:“六月老四续弦,本来一年内府中就不宜两次喜事,放在同一月就更不好了。”让人又给姚家回话。说把亲事推到八月去。

????顾怜盼了这么久,自己都开始绣成亲用的帕子鞋袜了,却听到婚期要推迟半年。很是不高兴。伺候她的丫头犯了小错,就被罚跪了整整一个下午。

????顾澜去劝了顾怜两句,她生着闷气也不想理人,反倒是顾澜自己呛了一肚子的气。顾澜回到书房后想了很久,让木槿拿信纸过来,淡淡地道:“……姚公子这个姑奶奶,听说是从小带着他的,感情十分的好。他因姑奶奶守制,顾怜闷闷不乐。我总要安慰人家姚公子几句。”

????木槿小声道:“……上次太夫人说了,姚公子的香露就不递进来了。奴婢还以为您就不和姚公子来往了呢……”姚文秀可是和顾怜定亲了。小姐这样行径要是被人发现了,她们恐怕没脸活下去了。

????她望着自己的小姐。自从顾怜及笄之后,小姐人就开始瘦了,如今看上去。她脸如莹玉般柔嫩,瘦削尖尖的下巴,一汪春水般柔和的眼眸,颜色更甚从前几分。

????木槿也心痛她们小姐,明明容貌心性强过顾怜数倍,偏偏是个不得宠的庶女……

????顾澜也知道,她心里明白的很。她这样和姚文秀私下往来,被冯氏发现了可不得了。

????毕竟,顾怜的婚事是老太太最大的软肋。

????顾澜笑了笑:“你看顾锦朝如何,她厉害着吧?再怎么厉害她也是个闺阁女子,要受到冯氏的辖制,冯氏真的把她许给王瓒了,她敢说个不字吗?顾锦朝都是如此,更何况我了。”宋夫人如今不常往顾家来了,冯氏就更不看重她了,以后要是嫁人,肯定是随便许了……

????不管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要对她冯氏有利,她就什么都做得出来。

????顾澜继续道:“我不想受她摆布!我自己总要谋划着……以后让她们都瞧瞧,我也是能扬眉吐气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怕这怕那的我们还有什么活路。”

????她把信递给木槿,让她随着给宋夫人的信一起递出去。

????顾锦朝也听说了婚期延迟的事。

????她如常给冯氏晨昏定省,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户部侍郎的位置却还没有定下来,顾德昭最近越发的晚归。年初要春耕了,山西灾情缓解,这一年的赋税却是收不上来了,不仅如此,陈大人还上了奏章,减了山西两年的徭役赋税。

????天色微黑,顾德昭刚从六部衙门出来,同僚度支郎中汪昱和他说着话。

????“……袁大人这一死可不得了,说是因治理山西灾情过劳而卒。皇上追封了个太子太师,御赐了功德牌坊……就立在袁大人老家蓟州。我看这也算是死得其所,山西的百姓如今还给他修了祠堂。”

????顾德昭叹了口气:“虽说死后荣华。但人都没了,却也没什么意思。”

????汪昱瞪了他一眼,小声道:“这话你留着回去说。”

????他们还没有走出端门呢。

????顾德昭心想到袁仲儒生前所受的屈辱。还是无法附同汪昱的话。他摆了摆手道:“……算了,却也没什么可说的。”他正想问问汪昱金部郎中的事。却见到一顶软轿从午门里出来。

????汪昱也看了一眼:“好像是陈大人的轿子,应该是从内阁出来的。”

????四人抬的轿子,走得又慢又稳,身后还跟着两队护卫。

????顾德昭拉了汪昱退到一边,等着陈大人的轿子过去。两人官位比陈三爷低,马车也只能停在承天门外。要是看到三品以上的大员乘轿子马车从午门出来,那是要停下等大人过去,以示尊敬的。

????那轿子慢悠悠地过来。到了两人前面,轿子里头却传来一声‘停’。

????两人受宠若惊,面面相觑之下还是顾德昭先上前行礼,汪昱随后也拱手,喊了声‘陈大人’。

????轿子帘被挑开,陈三爷还穿着正二品的绯色右衽圆领官袍,看着顾德昭笑道:“两位才下衙门吗?”

????汪昱看了顾德昭一眼,心想他什么时候和陈阁老搭上关系了,平日里不声不响的,难不成还是个有背景的?

????顾德昭也觉得奇怪。他随即想到了大兴通仓出事的时候,陈三爷出手帮自己的事。

????无论怎么说,人家算是救了他一命。怎么尊敬都不为过。

????顾德昭恭敬答道:“承蒙大人关爱,我们是才下了衙门正想回去。”

????陈三爷嗯了一声,顾德昭和汪昱虽不算是能力出众的,但在户部也是勤勤勉勉,算是恪尽职守的人。他左手数着佛珠,继续对顾德昭说:“……不知道顾大人是否愿意,请我去府上小坐?”

????顾德昭愣住了。

????汪昱的表情更是古怪了,顾老四这肯定是搭上人家陈三爷了啊!人家竟然主动开口要去他家吃饭,这是个什么待遇。有陈三爷的支持。这顾老四肯定能坐上户部侍郎的位置啊。

????陈三爷没到户部之前,原先户部两个侍郎。左侍郎林贤重因范川被牵涉,后被贬黜为山西参政。由郑蕴担任。右侍郎江秉坤是由陈三爷亲自抓捕收监的,后由严卯一时担任,现在严卯退了。怎么这,也不该轮到和范川有关系的顾德昭啊……

????陈三爷见他呆愣不说话,才慢慢道:“顾大人不愿意就罢了吧……”

????顾德昭听到这句话臊得脸通红,他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忙拱手道:“大人肯来,那是蓬荜生辉的事!下官还怕招待不好呢……下官的马车还在承天门外,恐怕要麻烦大人稍等片刻了。”

????陈三爷道:“却也不用,你坐我的轿子过去吧。”

????陈彦允虽贵为户部尚书,却很少上六部衙门,他们这些郎中就更少见到他了。顾德昭想到要和陈彦允同乘一轿,额头的冷汗就冒出来了。那可是陈阁老啊……

????顾德昭张了张嘴,他连说不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和汪昱道别,上了陈三爷的轿子。

????陈三爷要去,他请人家吃什么啊……顾德昭心里很发愁。

????……可别怠慢了人家陈阁老!(未完待续)

????ps:亲们,我春闱的时间算错了,去年考过春闱了,今年应该是没有的,幸好你们没发现啊。我先去吃饭,然后再改前文相关内容,然后写二更,大家不要等,明天再看二更,可能很晚才出来。实不相瞒,有三爷出现的地方我都写得很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