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夜宿-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夜宿

沉香灰烬2017-4-14 16:23:11Ctrl+D 收藏本站

????纪煜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要回去了。

????“嬷嬷醒了找不见我,会着急的……”他向顾锦朝挥了挥手再见,一溜烟跑了。

????戏一直唱到近黄昏的时候才散场,顾锦朝陪着纪吴氏去西跨院吃饭。

????等再回到东跨院的时候,院子里的灯早早地点起来了。

????宋妈妈站在门口等她们:“二爷已经回来一个时辰了。”

????顾锦朝扶着纪吴氏的手进去,果然看到纪尧背手站在中堂外面,看着那棵枣树出神。

????纪吴氏请他进了西次间,丫头捧了茶上来。

????“你说运船出问题了,究竟是什么问题?”纪吴氏握着茶杯喝茶。

????纪尧淡淡答道:“只是货物单子没有对上……是南北米行的孙家的货,我亲自去找孙家二爷说过了,他们可以先从纪家的米行进货,我再派人从江西查查看,是不是那边的粮仓有问题。”

????纪吴氏点点头:“孙家和我们交情久,可不要伤了彼此的脸面。”

????纪尧笑道:“我做事,您尽可放心。”

????几人正说着话,邹氏就抱着长锁过来了。这孩子也怪得很,平时谁抱着都可以,一点都不怕生。但等到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就开始认人了,必须要顾锦朝抱着才肯睡。

????长锁的小脸哭得通红,看到顾锦朝就直往她怀里扑。

????“他是要睡觉了……”顾锦朝拍着长锁的背,无奈地道,“我先把他哄睡着了,不然他要一直哭。”

????顾锦朝抱着长锁去暖房里,把他哄睡着后才出来。

????纪尧给纪吴氏请了安就要回去了。外面的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又起寒风了。他站起身披了斗篷。又拿了旁侧的披风递给顾锦朝:“表妹也要回厢房吧?不如我送你过去。”

????纪吴氏打了个哈欠:“正好我也乏了……明日你表妹就要走了,今晚早些休息也好。”

????顾锦朝还带着丫头婆子,哪里需要纪尧送她去厢房。但是她又不好拒绝。反正就是一段路的事……她跟在纪尧身后出了西次间。纪尧先朝西厢房走去。

????等走到了尽头,他先站定了。也没有回头。背对着她淡淡地问:“你明日就要走,这么急吗?”

????顾锦朝点头道:“我如今跟着学管事,也不好拖延太久……”

????他很久没有说话。过了会儿叹了口气:“要不要我派人送你?”

????“我带着车夫和护卫过来的,这倒是不用了。”顾锦朝轻声道,“当然还是要谢过你的好意。”

????她实在是太客气了。

????纪尧回过头淡淡地看着她,轻声道:“那便不用了吧。”

????顾锦朝颔首,正想带着丫头婆子进西厢房。他在背后继续说:“……原来是我违背承诺了,希望你不要怪我。本来这些话我应该早些和你说的。却又觉得没有必要。”他自嘲地笑道,“毕竟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

????顾锦朝什么也没说,沉默了好久:“下午我看到煜哥儿了,他倒是挺可爱的。”

????纪尧听后只是无意味地笑笑,然后离开了。

????屋檐边的灯笼在风中微动,烛光落在石阶上。顾锦朝望着他离开的方向许久,才抱着长锁跨进房门。

????第二天下起了小雨,院子里淅淅沥沥的,秋意渐渐浓起来了。

????纪吴氏看着这雨有些担忧:“不然你明日再走吧。这雨下大了可怎么办。”

????顾锦朝却想早点回陈家去,握了握纪吴氏的手安慰她:“您且放心,秋天的雨一向是下不大的。”

????纪吴氏叹了口气。让婆子给顾锦朝准备了仪程。又让马车赶到东跨院来接顾锦朝出去,顾锦朝上了马车,丫头婆子也搬了东西上来,车夫扬鞭之后就嘚嘚地出了纪家。

????她们走的路是沿着官道的,出了通州宝坻之后就渐渐荒凉起来。

????路旁种的一亩亩玉蜀黍长得极好,菜畦里还有花生,农家却要隔很远才看得到。

????长锁喜欢坐马车,摇摇晃晃的很快就睡着了。顾锦朝抱着孩子挑开车帘看,外头的雨倒真是越下越大了。天色阴沉昏黄,明明才是下午。却近似傍晚的光景,连远处的玉蜀黍地都看不清了。

????马车突然停下来。宋驰在外头隔着帘子道:“夫人,属下看这雨实在太大了,等一会儿入夜就看不清路了,再走恐怕不好。”

????宋驰就是陈三爷派给顾锦朝的护卫队长。

????顾锦朝皱了皱眉,没想到这雨还真的下大了……她问宋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即便是转头回宝坻也来不及,便是马车停下来,能停在何处?”

????宋驰又答:“属下记得再往前五里有个宝坻驿站,倒不如先去那里避雨。”

????等一会儿入夜了,雨又下得大,恐怕夜路是真的难走。

????想到这里顾锦朝点头允了,马车复又行驶起来。

????等到了宝坻驿站后,宋驰先向驿丁递了陈三爷的名帖。驿站一般是官用或者军用,没有名帖恐怕是不能进去的。得知这是陈家的马车,驿丁丝毫不敢怠慢,恭敬地请他们入了大门。

????顾锦朝下了马车看周围,宝坻驿站规模并不大,门前头一座照壁,再进去只有两进。正厅两间,回廊连着马房,一眼就看得到里面养着的马匹。细看之下竟然有二十多匹马。宋驰笑着问驿丁:“却不知是宝坻驿站是哪个驿将在管?”

????驿丁笑了笑,答道:“正是原先做过皇商的罗家!我请诸位去廊房先歇下吧。这雨一时半会儿恐怕停不下来了……”这群人中有女眷有孩童,虽然是护卫严密保护,恐怕也经不住折腾。何况那被众人围拥的女子戴着斗篷,一直没有亲自和他说过话,可见家族门第很不一般。

????廊房就是侧数的第三间,驿丁送他们进去后。就笑道:“诸位且等,小的给各位烧些熟水过来,您等也驱驱寒。若是伤风了驿站里没有药,倒还麻烦了!”

????孙妈妈上前给了驿丁一锭银子五两的纹银。笑着道谢:“那就劳烦这位小哥了,多烧两桶热水来,我们家主人好擦擦脸。”

????这五两银子能顶半年的工,驿丁更是喜开颜笑:“好说好说,诸位且等着就是了!”

????顾锦朝刚摘了斗篷坐下来,隔着雨幕看到对面的廊房有人影晃动,似乎人数还不少……她叫住了驿丁,问道:“这驿站里还有别人住着吗?”

????屋子里很昏暗。烛火刚烧起来。驿丁见到顾锦朝的脸,即便烛光昏黄模糊不清的,他也愣了片刻。

????宋驰暗中皱了皱眉:“我家主人问话,小哥究竟知不知道?”

????驿丁才回答道:“这做驿将的若是不赚钱,拿什么来贴补驿站开支呢……那群人就是投了银钱住进来的。不过中间隔着院子,也不碍事的。”

????宋驰身为护卫,做事自然要谨慎一些。何况他保护的又是夫人和小少爷。

????“你知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少个,是什么来历?”

????驿丁摇摇头:“粗看有一二十个,说话口音奇怪得很,反正不是咱们北直隶的人。来的时候骑着马。也是在驿站避雨的。中午还要了切了八斤熟牛肉来吃……这群人都不太爱说话!”

????他只是个驿丁,恐怕也什么都不懂。宋驰让他先下去了。

????既然同是投宿的,彼此相安无事就行了。反正他们明天一早也是要走的。顾锦朝想了想,吩咐了宋驰:“你过去打探一下这些人有没有古怪,不要惊动了他们。”

????宋驰领命去了。带来的护卫就守在了门口。

????乳娘才把盖在长锁身上的斗篷揭开,孩子还睡得很香甜。

????顾锦朝先把孩子放在了炕上,等他好好睡着。

????一会儿驿丁送了热水过来。笑着说,“一会儿咱们在外头吃热锅子,诸位要是饿了,也可以出来一起吃。”

????他们本来就带了吃食,倒不用吃驿站里头的东西。不过冷食毕竟比不过热食好。顾锦朝叫了宋妈妈吩咐:“要是有人想去吃就去吧。给你说一声就可以了。”

????宋妈妈应诺,去和外面的护卫说。正好宋驰回来了,擦了把脸上的雨水说:“属下从外面绕过去看。个个房门紧闭什么都看不到……倒是可以借着这个功夫去打探一下!”

????顾锦朝叮嘱了他们小心些。不过料想陈家的护卫皆是武功精深,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就是寻常的毛贼强盗也奈何不了他们。

????顾锦朝看了一眼槅扇外,雨还没有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小,恐怕明天是到不了宛平了……

????大半天的长途奔波,她也觉得有些累了。就着热水吃了些糕点,便斜倚着墙,守着熟睡的长锁闭眼休息起来。

????孙妈妈进来看到,拿了一件干的斗篷给顾锦朝搭上。招手让屋子里几个收拾的丫头手脚轻些,又把烛火挑暗了些,方便顾锦朝睡觉。

????宋驰带着两个护卫道中堂坐下来,屋子里烧着火盆,倒是连蜡烛都不用点。

????刚才迎接他们的驿丁站起来迎接他们:“来来,一起吃锅子就不客气了!几位这边坐!”

????宋驰迅速瞟了一眼,几个驿丁围了个锅子。另外还架了几个炉子,周围坐的却都是穿着短衣,腰扎巾的汉子,有十八个人。均是太阳穴鼓出,手臂上青筋若隐若现……应该是练家子!

????宋驰笑了笑坐下来,驿丁立刻拿了碗过来给他们倒酒。又对隔壁的人笑说:“这几位也是来投宿的官人,诸位在一起吃酒就不要拘束了!”

????那群人中唯一一个穿了身袍子的人就拱手笑:“我们是江湖上耍把式的,就不讲究虚礼了!”

????说话间已经从头到尾把宋驰看了个遍,又转过头去喝酒。

????宋驰已经听出这人浓浓的巴蜀口音,不禁皱了皱。巴蜀远隔万里,来去不易,这群人要真是耍把式的。至于跑到北直隶来耍吗?

????究竟是什么来头。(未完待续)

????...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