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世子-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世子

沉香灰烬2017-4-14 16:23:25Ctrl+D 收藏本站

????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很快出来见了陈三爷。

????他坐在兵马司的厅堂里,脸色冷淡地喝茶。

????指挥使迎了过去,拱手笑了笑道:“阁老难得来我这里坐啊!”

????陈三爷指了指旁边的圈椅,示意他坐下来,先扔了批文在桌上:“这是封城令,周大人先看看吧!”

????指挥使又惊有疑,这封城令签署很不简单。陈三爷虽然贵为阁老,却也不是想拿就能拿到的!他打开看了,确实是封城令无疑!他不敢耽搁,立刻叫了侍卫进来,传令下去封城。

????兵马司虽然要维护京城治安,说到底内城有金吾卫、神机营在,外城还有驻军守着,其实实权不大。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上头传半天才能到兵马司这里来,指挥使笑着问陈三爷:“阁老亲自前来发封城令,应该是有要事吧,下官知道什么事,也好依言办事才是!”

????陈三爷淡淡地解释道:“京城闯进来一帮匪盗,穷凶恶极,杀人如麻。在宝坻犯下十多条命案,有人称看到他们进了京城,京城又是人多富庶,要是他们威胁到百姓的安危就不好了,需得瓮中捉鳖才是。”

????顾锦朝被劫持的事有坏名声,自然不能泄露出去。幸好这帮人还犯下命案,还可以用来掩盖。

????指挥使有些疑惑,却也不敢再问了。

????上头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哪里有他质疑的道理。

????陈义却很快就进来了。

????他叫了陈三爷出去,边走边说:“……属下按图索骥,倒是查到一些踪迹。有人看到这群人进城了,在九春坊那里没了踪迹。想来就是躲在附近,搜查一番就能找到了。就是护卫的人手恐怕不够,等他们发现了踪迹。恐怕又要换地方了,不如去请国公爷调集官兵过来……”

????“动静不能太大。”陈三爷低声道,“常海现在在哪里。我亲自去跟他说。”

????只怕这些亡命之徒被官兵缉捕,慌乱之际会下狠手杀人。

????……

????顾锦朝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炕上。手被绑在身后的栏杆上。她四下看去,蓝色细葛布帷帐,桐木炕桌,炕上铺着床百吉纹棉被褥……看着陈设,应该是在普通的人家户里。采芙和孙妈妈还躺在不远处,手捆在一起。

????她试着动了动手,发现并没有捆得很紧,她要是再用力些。应该可以挣脱……

????门外却传来悉索说话的声音。

????顾锦朝停下拧动的动作,仔细听外头的人说话。

????这声音很像领头的那个人,他语气微怒,声音都压低了甚多:“……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另一个声音却很陌生,并没有川蜀口音。

????“你有命案在身,又做的不干净,世子爷是不会让你留下来的!再说这京城里有什么好的,你回了嘉州去,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吗。你以为在这些显贵身边好做?那世子爷又惯是心狠手辣的。从来不会对咱们这些人心软,谁不是刀尖上添血地活……”

????“我手底下这些人都不是简单的。你只要跟世子爷说了,他肯定会同意的。”他顿了一下。“你劝我回嘉州,你怎么从来不回去,阿母病重的时候想见你,你连封信都没有写回来!”

????另一个人叹气:“谢思行,你听三哥的话就先走吧!我以后自会回嘉州,给母亲上坟请罪的。”

????谢思行……

????顾锦朝听到这个名字,先是觉得十分熟悉。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浑身都在发冷!

????难怪她会觉得熟悉!

????谢思行,当年川蜀盗匪首领。杀川蜀一万多人。百姓厌弃,恶贯满盈。后来拥地为王。自封了个什么齐朕王,朝廷大为忌惮。

????他拥地为王之后朝廷终于不想容忍了。接连派了好几次官兵去围剿,却都兵败而归。最后陈三爷做监兵去了四川,也就是那次他死在四川再也没有回来……

????而现在的谢思行,还只是个强盗而已。但是他那种冷漠无情的心狠手辣,心思缜密,武功高强,已经能让人大为忌惮了。

????不过他说要来投靠的世子究竟是谁?

????据她所知,最心狠手辣的莫过于长兴候世子爷叶限了……

????顾锦朝闭上眼苦笑,她想又不想碰到他。如果是叶限,那她自然不会有事,但要真的是他,顾锦朝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三哥,你跟我说话,还是这么居高临下啊。”他忽然笑了,“我这次弄了个东西过来,你放心,绝对是好东西。你让我呈给世子爷看了,他不仅不会怪你,反而会奖赏于你。咱们既是兄弟……我也不会亏待你就是了。”

????那人不由得问:“你弄了什么东西过来?”

????“你帮我引荐了,自然什么都好说。”他淡淡地道,“咱们都是无利不图的人,三哥要是不愿意,那就不要怪我不顾念多年情谊了。”

????他要给什么东西?

????顾锦朝突然有了个猜测。这帮强盗没有杀她,很可能是知道了她的身份……长相倒还是其次的,她的身份才能给这个人带来巨大的好处!

????谈话的声音突然中断了,顾锦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很快她听到了往这里走来的脚步声。

????她连忙闭上眼装睡。

????门吱呀一声打开,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顾锦朝感觉到一只粗糙的手落在她额头上,沿着脸颊往下慢慢滑去……她想到这双手是怎么杀人、血淋淋地分马肉的,简直一刻都忍不下去。她侧过脸,才睁开眼睛盯着谢思远:“你做什么!”

????他那把胡子竟然刮得干干净净,换了一身淡青色长袍,看上去年轻了十岁不止,五官格外的深邃,眼窝也很深,有种异族的感觉。他转身拿起桌上的刀,淡淡地道:“放心吧,我还不至于轻薄女子。只是叫你起来而已……我一进门就知道你装睡。那碗水你喝得最少,最先醒也是正常的。”

????他刀上的暗红的血被慢慢抹去,刀身擦得发亮。

????那碗水倒真是有问题。

????顾锦朝又悄悄扭动了手,发现扣子比刚才又松了些。她不动声色地转移他的注意:“阁下胸怀大志,掳我一个女流之辈做什么!也不怕叫人看不起吗。”

????谢思远听后又是大笑:“别人看不起我,关你何事?你好好呆着就是了!”

????外面有人在喊他,谢思远不再理会顾锦朝,大步走出房门。

????顾锦朝轻轻地松了口气,聪明人都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自负。恐怕谢思远还不屑防备她……这样正好!她手略松开了些,能够到自己的腰带了。

????顾锦朝从腰带上扯下几颗米粒大的南海珠,悄悄握在手里。

????她躺回去闭上眼。

????既然谢思远要带她去见人,还是想求人办事,那她肯定要被挪出这个院子……她还有机会!

????等到了傍晚的时候,谢思远果然又进来了。

????他手里又端着一碗水,笑着看顾锦朝:“夫人且放心,也就是一个时辰的功夫。”

????顾锦朝点点头:“给我松开绳子吧!”

????谢思远看她没有反抗,也并不为难她。他也不喜欢对女人动手,杀人除外。

????顾锦朝喝下那碗水不久,就立刻感觉到头昏沉起来,她死死掐住手心勉强保持清醒。

????果然又上了马车,顾锦朝斜靠着车壁,已经压制不住泛起的头晕……她手心里掐得全是血,整个手都在发抖。

????有敲梆子的声音传来,那她应该是在城镇里。宝坻的官道只到京城和大兴,按脚程来算,她现在应该在京城的外城里。顾锦朝感觉到马车渐渐停下来,她被抱进了一个陌生气息的怀里下了马车。

????有人吃惊的声音:“谢思远,这就是你说的东西?这分明是个女人吧——”

????谢思远笑了笑:“你管是什么东西。世子爷在哪里?”

????他哼了声:“长兴候世子爷这么大面子,你且等着吧!说是在世子夫人那里……过不过来还说不定呢,把这女的先放在庑房里吧!我再去通传一声看看。”

????谢思远忍了又忍,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他又是来投奔前程的!嘉州那点一亩三分地,他心有鸿鹄,不能囿于那些山沟子里。他只是笑笑:“那请世子爷一定来看看吧!”

????顾锦朝被放到椅子上,再无别的动静。

????她迷迷糊糊的把这两人的对话听了,却半点也反应不过来,靠着椅背慢慢等着清醒。

????原来谢思远真的是来投奔叶限的。

????以她对叶限的了解,叶限是不会拒绝这么个人的。最后叶限不也是因为在四川清剿了盗匪,才有资历坐上兵部尚书的位置吗?如果谢思远真的是他的人,那他弄出齐朕王这盘棋究竟有多大,他算计了多少人?

????陈三爷究竟是谁害死的?张居廉,陈四爷……还是叶限?

????或者其中有不止一个人参与。

????顾锦朝能摸到事情的脉络了,背后的东西却越来越让她觉得沉重。

????等到她真的清醒过来了,看到谢思远正坐在桌边喝酒。他人长得高大,烛火下的影子如山般盖过来。

????有人在叩门,他站起身走出去,随后传来压低的说笑声。(未完待续)

????ps:这个情节不太好写,卡文到现在。大家说的问题我明白,我只能尽量了

????今天全天课,也没办法唉。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