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三章:女人-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三百二十三章:女人

沉香灰烬2017-4-14 16:23:29Ctrl+D 收藏本站

????罗氏坐在叶限对面,笑着和他说话:“世子爷,母亲说要入秋了。该给您再制几身秋衣,妾身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样子的,还没敢动手……怕做了您不喜欢,就不穿妾身做的了。”

????叶限闲闲地撑着炕桌,一手捡着小碗里的松子吃,吃得慢悠悠的,好像根本没听到罗氏的话一样。

????罗氏让丫头拿了一叠宣纸上来:“妾身画了几个擅长的花样,您来挑一挑吧!”

????叶限突然放下碗。

????罗氏看着脸上一喜。

????他却叫了一声“之书”,说:“松子吃得太干了,给我倒杯茶过来!”

????罗氏愣了愣,喊道:“世子爷……”

????叶限挑眉问她:“你又怎么了?你跟母亲说,非要我来陪你说话,我人都来了,你还不满意吗?要做什么你做就是了,问我干什么。你自己不能拿主意吗?”

????罗氏呐呐地说不出话来,她哪里有叶限口才好!被他冷冷说了几句,就觉得心酸委屈,眼睛就忍不住发红,他却丝毫不为所动……这个人怎么就不会怜香惜玉呢!

????“我做了您不喜欢的东西,您又不会穿。那不是浪费了好料子……”

????他什么时候穿过她做的衣裳?

????叶限淡淡道:“我长兴候家还不缺那点衣料钱!你要是想拿,随时去账房支就是了!”

????之书端了茶过来,他接过后端在手里,慢悠悠地喝茶。

????罗氏小声地说了声哦,看到他又拿起本书,她又小心跟他说话:“您看的是什么书?妾身怎么看着……和您昨天看得那本不一样呢。”

????叶限实在是被她弄得烦不胜烦,再好的涵养都被逼得要发火了。何况他向来没什么涵养。

????他冷冷地看了罗氏一眼:“你再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甩手走人。你明天不准到母亲面前哭。”

????罗氏被他的眼神吓到,终于不敢说话了,默默拿起旁边笸箩里的针线做绣活儿。

????李先槐在外面喊了世子爷。说有事要禀。

????叶限披上斗篷出去了,罗氏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了。其实她很想问问。他今晚还回不回来了。

????想了想,她还是叹了口气。

????外面夜凉如水,屋檐下的灯笼光芒撒在青石路上,院子里四下站着护卫,守卫森严。

????李先槐先说:“……世子爷,今儿个下午陈三亲自签了封城令。说是有匪盗闯入京城,不过却没有让顺天府的人帮着做事,只找了郑国公和兵马司的人帮忙。”

????缉拿盗贼应该是顺天府府衙的事……

????陈彦允是个相当低调的人。做这么大举动不太寻常。他究竟在干什么?

????“懒得管他,等明日再说吧……”叶限淡淡地说,“总有人比我关心。”

????例如张居廉。

????叶限觉得有点困了,和罗氏说话是件相当耗费精力的事。他掩着手打了个哈欠,伸手示意之书跟上来,他打算回自己的书房睡觉了。

????“世子爷!”

????身后突然有人喊他。

????叶限细长的手指拥着斗篷,回头看去。

????庑廊下还站着一个侍卫,看到叶限回头连忙走上前,满脸都堆着笑容:“属下等您好些时候了!我那从嘉州来的弟弟还等着呢,想要见您一面。您看若是合适的话……不妨去看看?”

????“你弟弟?”叶限上下看他。认出这是他近身的护卫谢原。这些护卫都是李先槐管的,他不直接吩咐这些人,也不是很感兴趣。

????李先槐笑了:“谢原的弟弟……想必也不是什么普通人。您去看看也好。”

????叶限其实不太想去看,沉默了片刻。

????谢原低声解释道:“他带了个人来,说世子爷看到了必定高兴……属下的弟弟也是个人物!您倒是可以去看看,您若是不喜欢他,再赶他回嘉州去就是了……”

????带了个人来见他?

????叶限淡淡地笑:“让我高兴可不容易。”

????谢原笑了笑:“您放心,属下心里有分寸。我这个弟弟在嘉州的时候就有名气了,十三岁就能赤手逮野猪,只是他这些年做了不少杀人越货的事,底子不太干净。”

????叶限才勉强点头。让谢原在前面带路。

????谢思行在前院的庑房外面,心里其实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很少受到这种冷视。在嘉州的时候他可是人见人怕的。看到众护卫拥着叶限过来,他才站起来。先远远把这人打量了一眼。

????这个人一点都不像传闻的那样心狠手辣,他长得相当好看,脸好像就是玉雕成的,五官细致,穿了件月白的斓衫,腰上挂了个羊脂玉坠儿,气质飘然出尘,只有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让他觉得一点都看不透。

????他很少看不透别人。

????叶限却感觉到谢思行身上的血腥气,他对这种气味相当敏锐。这人肯定近期杀过人,或者是牲口。

????长得倒是一般,就是那种异族人的轮廓掩饰不住,身材高大,而且眼神中野心勃勃。

????叶限很喜欢有野心的人,只有知道别人要什么,他才好掌握这个人。他也需要这种杀伐果决的人为他做事。

????叶限让人掇了两张椅子过来,让谢思行也坐下来。

????“你先说吧,自己有什么筹码要我留下你。”叶限手中的茶盖抚过茶水。

????谢思行道:“实不相瞒,我这次还带了人过来。您也知道,穷山恶水出刁民……我们这些人在身手上绝不弱于您的护卫。何况您需要我们这样的人,等到当今皇帝长大了,朝廷势力混乱了,到时候可就是乱政出英雄了。您身边没有一些能独当一面的人在,恐怕会在博弈中处于弱势!”

????这个世子爷相当金贵,即便是在长兴候侯府中,周围守着他的人也寸步不离。在他说话的时候,世子爷也绝不搭腔,表情也没有丝毫波动。

????一副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连动作都没变。

????叶限听后笑了笑:“穷山恶水出刁民?”看来和罗氏一样,也没读过几年书啊。

????朝廷如今的局势,但凡是了解的人都能说出来。叶限并不惊讶于谢思行的这番话,而且这群人还有案底在身,他留下这些人可能会给自己找麻烦。

????谢思行知道,单凭几句话肯定是不能说动叶限的。

????他站起来拱手笑道:“说得天花乱坠都没意思,我这次来,给世子爷带了份大礼。就在这庑房里头。”

????叶限依旧喝茶:“谢原说你带了个人来。是男是女?”

????“女人。”谢思行轻轻地说。

????叶限听说是个女人,就更不感兴趣了。他兴趣缺缺地道,“我就不去看了!本来留下你们倒也可以……如果我猜得不错话,恐怕就是这两日你们才杀了人。我不喜欢麻烦,等到以后顺天府查到我头上,我还要去打发这些人。看在你是谢原弟弟的份上,我给你们三百两银子的仪程,你们走吧。”

????谢思行皱了皱眉。

????这个世子爷相当不按牌理出牌,难道不是女人更令人感兴趣吗?

????他只能笑了笑:“世子爷先看了再说,这是个相当不一般的女人啊!我也是在路上碰到,为了掳她才痛下杀手的。她那些护卫个个武功高强,要不是有苗老给我的药,恐怕硬拼还打不过这些人……”

????谢思行继续说:“人就在庑房里,世子爷看了这人,肯定会改主意的。”

????叶限沉默了会儿才笑道:“要是能让我改了主意,你留下来也无妨。”

????他推开了房门进去。

????不过就是片刻的功夫,他倒想看看这谢思行究竟要做什么。

????庑房里堆放着很多不用的东西,一张四方的八仙桌已经落灰了,褐色幔帐后面有个长几,放着个白瓷瓶。旁边堆放了好几张椅子。他果然看到个人影背对着他,蜷腿坐在椅子上。

????“怎么,还不敢回头看?”叶限淡淡地问。

????他没有立刻去看那女子,而是慢慢走到了长几前面,伸手去拿那个白瓷梅瓶看。

????“不用怕我,听说你是被谢思行掳过来的。你是哪个世家的?”

????还是没有听到这女子说话。

????叶限才放下梅瓶,语气依旧平淡,“不说话就算了。你落在谢思行手里,恐怕也没有什么活命的机会。我看你梳了妇人髻,应该已经嫁人了吧!为了保全清白你还是咬舌自尽的好。”

????他说完就准备出门了。

????“世子爷,您当真不认识我了?”

????熟悉的嗓音在背后响起。

????顾锦朝忍不住苦笑了,轻声说:“现在我不得脱困,看在往日的情面上……”顾锦朝顿了顿,她真的不太喜欢求人,“你若是能的话,能替我传个信吗?”

????她和叶限名义上虽有亲戚关系,其实也隔得太远了。不知道为什么,顾锦朝有种叶限可能不会救她的感觉。她还是没有回头,却也没有听到开门声。

????叶限是震住了。

????等他反应过来,立刻转身走到顾锦朝身边,手抬起她的脸。

????真的是顾锦朝!

????“你……”叶限停顿了一下,才说,“你怎么会落到那帮人手上!陈三呢,你嫁给他,他就是这么护着你的?”没等顾锦朝回答,他又脸色一沉,“那些人……有没有害过你?”(未完待续)

????ps: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卡,呜呜呜,太绝望了,这章又卡我三个多小时!我写书两年,第一次把全勤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