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六章:逃跑-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三百二十六章:逃跑

沉香灰烬2017-4-14 16:23:43Ctrl+D 收藏本站

????顾锦朝把这几天的经历都说了一遍。

????马车里的炉火静静地燃着,不时发出噼啪的声音。

????陈彦允听得很认真。

????顾锦朝说完又有些疑惑:“那些南海珠子,你没有找到吗?”

????陈彦允笑着摇头:“许是被别人捡去了吧。再说天色又黑,要想找到你留的那些珠子,还必须要拿着火把一寸寸地找不可。”

????顾锦朝想想觉得也是,当时她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

????她又紧张地拉住陈三爷的衣袖:“采芙和宋氏留在那里了,你救她们出来了吗?”

????陈三爷点头,把她按进怀里:“你好好休息,不要担心,这些事我都处理好了。等你睡一会儿起来,我们再谈你被劫持的事吧。正好我也有一件事要问你。”

????顾锦朝是觉得很累,可是她不敢睡。

????“你刚才说,还有人逃脱了……”顾锦朝说,“三爷,这些人一定不能放过,特别是谢思行,此人武功高强,心思又深。留他下来肯定后患无穷!”

????要是谢思行仍然活下来,再发起出川蜀之难,那简直是一场巨大的浩劫。

????当年的川蜀,谢思行所到之处尸殍千里,男盗女娼者众。

????后来他死后有人抄他的家,还在他的府邸下发现一块七杀碑,上书,“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一时间为人所震惊。

????“肯定不会放过他的。”陈三爷笑了笑,眼睛里却寒冷如坚冰。

????敢动顾锦朝,那必然是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有人在外面叩门,传来陈义的声音:“三爷,长兴候世子爷在外面等您,说想请您说几句话。”

????陈三爷颔首。又低声跟顾锦朝说:“以后如果不是带着陈义,你不准到处去了。这次你被俘虏,我实在是……”他握着顾锦朝的肩膀的手用力了些。动了动嘴唇却又说不出来,直直地看着她。声音低哑地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看这个丰神俊貌的人脸颊削瘦,下巴上长了青色胡渣,她怎么会不懂呢。

????她何尝不然度日如年呢!

????顾锦朝轻轻滴回抱着他,什么都没有说。

????陈三爷却感觉到她的眼泪浸透了衣襟,湿湿热热的发酸。

????他神色平静了些,摸着她的发:“你要是还想到处去,不准离开我半步。”在顾锦朝的叙述中。其实有很多机会他们可以转危为安,但是锦朝没有危机意识,也没有应对局面的能力和智慧。她毕竟是个女儿家,如果有他在就完全不一样了。自己也不会再让她身处险境了。

????“我让陈义守在外面,要是有事吩咐,你叫他就是了。”他亲了亲她的眉心才出了马车。

????江严立刻跟上去,叶限在门口等着他。看着他负手站定,寒风吹起斗篷衣角。

????他站在台阶之上揣着手,淡淡地道“陈大人,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的什么东西?”

????陈三爷笑着看他:“世子爷这话怎么讲?”

????叶限笑着说:“你这个道貌岸然的样子啊。顾锦朝看不透你。我还能看不透你?只是她喜欢你,我也不好插手罢了。你这么心思深沉,果断狠决的人。怎么会性格温和呢。”

????“锦绣裁断无人惜,却怜指上朱砂痕。”陈三爷念了一句,也笑了,“但这又干你叶限什么事呢。”他平静地直视他,第一次露出冰冷的情绪,“她是我的妻,你要是想作为长辈关心,我不会阻止。但要是怀有目的,我恐怕不会坐视不理的。”

????陈三爷几步上了台阶。

????这还能看到旁侧府学胡同里刚落叶的柳树。一片萧条。

????“本来也是想感谢你的,可惜世子爷私心太重。陈某的谢字也说不出口。”他淡淡地说。“该断则断,不管你想不想断。都必须要断了。”

????他不会再继续容忍的,他的涵养其实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

????他毕竟也是男人,最知道男人的想法。得不到的东西,他们可以惦记一辈子。

????叶限没有说话,抬头看着寒空的星子。

????“陈大人,这天就快要变了,你信不信。”

????陈三爷看也不看他:“那又能如何呢?”

????叶限无意味地笑了笑。

????突然有人从门内快跑出来,是叶限的护卫,跑得很急,脸上全是汗:“世子爷……西边走水了!”

????叶限让他带着常海去耳房带谢思行出来,但是他们到那里的时候,西边已经燃起大火,已经都快把正房给烧完了。被关在里面的谢思行也不知所踪。现在李先槐正带着人扑火。

????叶限听后脸色铁青。

????这可是长兴侯府内,竟然还有人敢放火!

????他带着人立刻往长兴侯府里走,走了几步才发现陈三爷也跟上来了。

????他皱了皱眉:“你跟上来干什么?”

????陈彦允倒是很镇定地道:“过去看看,既然有人跑了,总要找回来才是。”

????叶限也没有管他,两人朝关押谢思行的地方走去。常海手下的人也帮着救火,好一会儿才把火完全扑灭了。陈三爷带着人走进废墟里,叶限找了看守的人过来问话。

????“……奇怪得很,属下几个稀里糊涂就睡过去了,等醒来的时候看到房子都烧着了,想进去把那人提出来。但进去之后里头什么都没有。”看守的人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有人从月门里走进来,是侯爷身边的随侍。

????“世子爷,侯爷找您去问话。”

????大半夜搞得长兴侯府鸡飞狗跳的,长兴候侯爷自然要过问。

????叶限蹙起眉:“你回话吧,我一会儿就过去。”

????来人恭敬地拱手退下了。

????陈三爷带的人已经从废墟里捡起一样东西,交给了他。

????他拿着看了看,放到叶限面前:“这东西世子应该熟得很吧。”三抓钩,用来攀沿墙壁的东西。

????看来是有人进来把谢思行救走了。为了打乱他们的阵脚,这些人还纵了把大火。

????“东西掉下来,那必定是火势太猛来不及捡了。”陈彦允说。“人恐怕还在长兴候府中,他们准备趁乱混出去。世子爷先下令包围侯府。再派人搜查后院吧。”

????后院女眷众多,是防备最薄弱的地方。

????叶限拿着那被火烧得发烫的东西,深深地看了陈彦允一眼:“陈大人是文官吧?”

????陈彦允笑了笑:“怎么,百无一用是书生吗?”

????叶限听后不再说话,带着人去搜查后院了。

????……

????陈三爷离开之后,顾锦朝才长舒了一口气。拢着斗篷向火,心里渐渐地轻松下来。

????有他在身边,顾锦朝是最放松的。

????她靠着马车壁。心想还要把陈四爷的事告诉陈三爷,这一连串的事实在是太复杂了。

????马车突然晃动了一下,马儿嘶鸣了一声,外面传来陈义的声音:“原地不动,护着马车就好!”

????外面出什么事了?

????顾锦朝挑开了车帘,唤了陈义过来问话。

????陈义拱手道:“北边有火光升起,火势不小,怕是走水了!”

????顾锦朝往北方看去,正好是长兴侯府西南方向,红色的火光映着天都泛红了。火势果然很大,不过也烧不到他们这里来。顾锦朝四下看去才发现周围果然站着许多陈家护卫,再外面是穿着甲胄的行兵。戒备森严,一直到巷子外都还有人……

????陈三爷竟然带了这么多人过来!

????顾锦朝又问陈义:“陈三爷没有私兵,这些官兵是从哪里调集的?”

????文臣豢养私兵是大忌。

????陈义笑了笑:“夫人不知,三爷和国公爷关系甚好,又和五城兵马司有关系。再说远一些,神机营指挥使也是可以调动的。再说借人过来也是追查这些匪徒的,哪里借兵都能借啊。”

????顾锦朝沉默地想了会儿,才叹道:“其实不太好是不是?”

????陈义有些惊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顾锦朝却已经坐回去了。

????和张居廉撕破脸势在必行。她却没想到有这么快。

????陈三爷不见了,也不知道长兴侯府里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走水呢?

????顾锦朝想到了谢思行。

????这个人肯定没那么简单,会不会是他做的?三爷有人保护。应该不会有事吧。

????她深深地出了口气,更加睡不着了。

????可别把他给放跑了!

????又过了会儿,陈义给她端了一碗热粥、一碟四个肉包子来。“夫人先吃些东西,属下只找到家早开的铺子,您先将就着。那边倒还有卖咸豆浆的,就是看着不大干净……”

????已经都快天亮了吗?

????肉包子个头太大,顾锦朝只能吃一个,剩下的给了陈义。他倒是不嫌弃,就是有点不好意思。

????顾锦朝又想家里的长锁,也不知道孩子怎么样了。他看上去好带,但要是没有她哄着睡,他又会闹脾气。陈三爷又在侯府里没有出来,采芙和孙妈妈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顾锦朝有点归心似箭了。

????她正想着,陈义又隔着帘子说话了:“夫人,三爷刚传信过来。要属下先送您回去!您先休息着,一会儿就到宛平了……”

????那陈三爷呢?长兴侯府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顾锦朝想了想,还是没有再问陈义。

????他守着自己寸步不离,估计里面的事也不知道。(未完待续)

????ps:七杀碑取自明末起义领袖张献忠,差点把四川人杀光的那个。。。我继续写第二更,但是大家不要等我。切记切记!我拖延症太重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