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五十章 登高-良陈美锦 yabo88亚博体育下载,亚博体育投注平台,电脑亚博网址是多少

良陈美锦

第三百五十章 登高

沉香灰烬2017-4-14 16:25:33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的朝会上,陈彦允说了李英遇刺一事。

????朱骏安毕竟年纪还小,压不住心里的愤怒,手紧握成了拳。

????张居廉站在群臣的最前面,似乎并不惊讶,也不想装出惊讶的样子。平淡地直视前方,他知道很多人都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但是没有人敢出声说他什么。小皇帝看上去却很激动,嘴唇微微有些发抖。那倒不是因为怕他,是因为恨他。

????他给朱骏安当了几年老师,知道这个人绝不算是软弱可欺的。

????实际上他胸有韬略,嫉恶如仇,相当的关心民间疾苦。

????他本来是没有打算针对朱骏安的,毕竟他是正统皇家血脉。如果有一天自己死了,这权力还要交回到朱骏安手上,只要他打下的根基能保证张家世代兴荣,倒也无所谓。不然他能杀死朱骏安的机会这么多,怎么会没有动手呢?朱骏安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不甘心。

????爪牙都还没有长全,就想跟他斗了。

????就算有个陈彦允帮他,他就能成事了吗?陈彦允以为他不敢对李英动手,他不也是动手了。

????他倒要看看,这朝廷上谁还敢直谏他!

????谁不想活命了,尽管来就是。

????“究竟是谁下此重手,一定要给朕严查出来……陈爱卿就负责此事,朕让顺天府协助你。”朱骏安低声道,“可还有人愿意协助陈大人?”

????没有人站出来,他又问了一遍。

????众臣默默地看着高坐在龙椅上的小皇帝,身影还有些孱弱。

????竟然觉得有些同情。

????许多老臣低下头看着金砖铺的地,或者有人也看向张居廉。

????上头的那个是皇帝。下头的那个却才是无冕之王,手头握着绝对的权势。

????孰轻孰重,甚至都不用判断,他们自己就知道该怎么选了。

????张居廉站出一步,跪下拱手道:“皇上。既然没有人愿意主动站出来,那臣来指定几个人就是。虽然此事和臣有关,但臣自认心胸坦荡,也知道皇上不会忠奸不分,错杀了好人。如果皇上信得过微臣,微臣想请都察院都督来继续查办此事。”

????朱骏安闻言不由得紧绷。他没料到张居廉会说这种话。而且陈彦允事先也没有告诉过他。

????他侧脸看向陈彦允。

????陈彦允心里叹了声,也上前一步跪下道:“一切全凭皇上做主,李大人的冤屈不可不申,但求皇上也别冤枉了贤德之臣。”

????朱骏安听着有些紧张起来,陈彦允这话是什么意思。那究竟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由他做主吗……他肯定是不愿意给张居廉管的。但如果是不冤枉张居廉,应该做何决断呢……

????朱骏安稳住了心神,就说:“那就让……顺天府和都察院一起办案吧。陈大人内阁事务繁忙,就由都督查办之后告知陈大人,陈大人再来转述给朕。”

????被点到的几个人都跪下应是。

????朱骏安这才安心了一些。看张居廉和陈彦允都不再说话了,心想应该是没有说错话。

????下朝之后,陈彦允独身一人往文渊阁去。

????张居廉慢慢走了上来,身后还贴身跟着两个侍卫。他也没有看陈彦允。温声问他:“九衡,李英出事得蹊跷,你怎么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倒是让我慌乱了一番。”

????陈彦允也笑道:“老师既然早就知道了。我何必告知呢。”

????张居廉眉一挑,慢慢地道:“你这可是怀疑我的意思?咱们师生一场,想不到终究还是生分了……”

????“老师这话怎么说,学生怎么会怀疑您呢。”陈彦允轻声道,“老师从未和我亲近过,有什么生分可说呢。老师让陈四拿佛珠给我的时候。也应该先告诉我一声才是。您当时要是说了,我今天肯定也什么都如实告诉您。”

????张居廉笑起来:“哦。我怎么没说过。当初你刚开始信佛我就告诉你了,信佛使人心性软弱。会害了你的,但当时你并没有听我的。佛珠的事是陈四告诉你的?他这人也是实诚,我让他做什么,二话不说转身就干。比狗还听话……就是陷害亲兄弟也不犹豫,你们俩也不亏是兄弟。”

????论起杀人不见血的说话功夫,还是张居廉略胜一筹。

????陈彦允依旧笑得儒雅:“我这点功夫,也是老师教出来的,实在不敢夸耀!”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也是老了。”张居廉叹息了一声,“九衡,我以前说过,你这个人的确很好,但却有个相当致命的缺点,你还记得吗?”

????“老师这些年提点我颇多,不知道指的是什么。”

????张居廉顿了顿:“你还是太优柔寡断了。”

????陈彦允只是笑着听,并没有反对,也不像是赞同。

????“老师就算是再不中用,也在朝野上花了十多年的功夫。你和咱们小皇帝那点动作,我心里很清楚。”两人已经走到了文渊阁的台阶前,张居廉停了下来,眺望着远处已然看不清的皇极殿。

????天际高旷,皇城显得很低。匍匐得好像是臣服于他一样。

????他喜欢远眺,那就是一切尽在他的手里。万里江山,千万众臣民,都在他的脚下。蝼蚁一样卑微。

????权力的感觉相当的让人入迷,恐怕没有几个人愿意松手。

????“陈彦允,你手里能有什么呢?”张居廉淡淡地说,“我想杀李英就能杀,我杀了他,整个朝廷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帮你。你又能干什么呢?我要是你,那就只有孤注一掷,拼了性命来和对手鱼死网破。偏偏你舍不得命,你说,你是不是优柔寡断?”

????陈彦允听后却不喜不怒,轻声问他:“老师。你站得这么高,你能看到什么?”

????张居廉皱了皱眉。

????能看到什么呢,自然是江山了。

????“很多东西你都看不到了。”陈彦允笑了笑,“可能也没有机会看到了。”

????他说完就告退走了。

????风吹得他的衣袍猎猎。

????张居廉竟然觉得有点心下不安,陈彦允到底在说什么……他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文渊阁议事完了。冯程山过来找他。

????“我听说李英死了。”冯程山先开口说,“张大人下手挺快啊!”

????“你找我什么事?”婢女在给他揉腿,张居廉仰躺在东坡椅上,闭着眼休息。

????冯程山轻声笑,“张大人若是不待见咱家,咱家以后不来就是了。”

????张居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这做太监的东西就是这样。阴里阴气。上不了台面就算了,私底下心思太多了。

????“我知道张大人在烦什么,”冯程山坦言说,“还不就是陈三爷那点事!你发落了他这么多党羽,他二话不说。连争辩都没有帮那群人争辩,这么无情的人,那帮因为他被你打杀的人竟然也个个嘴巴死紧,撬不出半点东西。你奈何不了陈彦允,私底下派出去的人也没有回来过,肯定有点忍不住了。”

????冯程山笑眯眯地道:“这还不够,我知道个相当好玩的事。”

????张居廉听后凝眉,坐起身。挥手让婢女退下去,又叫了幕僚进来:“去请诸先生过来。”

????然后他才问:“什么事?”

????“叶限可能和陈彦允勾结了。”冯程山也没有卖关子,“皇上身边有个宫女是叶限的人。我看到她偷偷给江夏的徒弟递信了。”

????张居廉眉头一皱:“江夏是陈彦允的人,你怎么从来没说过?”

????冯程山说:“原先不确定,就是那宫女动作异常,不然我还不敢确定。”

????叶限怎么可能跟陈彦允勾结?

????张居廉有点怀疑这事的真实性,看到他们内斗,最得益的应该就是长兴候家。再说叶限和陈彦允之间一向有成见。二人不和不是一两天了。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冯程山弹了弹指甲。“铁骑营虽然厉害,还不到能和京卫营抗衡的地步。都督府兵权又在你手底下的人手里。我只是来说一声。太师要当断即断。”

????“太师也知道,最快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什么。”

????张居廉自然知道,这事他不是不敢做,而是做了之后他就很难有立场了。

????但凡是篡位的,几个能有好下场?

????“只要那小祖宗一死,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

????冯程山笑着说,“您就算是不想龙袍加身,那也可以再找个人嘛。睿王的长孙不是还流落民间,捡回来当个皇帝还是可以的。”

????张居廉却摇了摇头:“你不要给我乱来!好好做你的秉笔太监。这事我自有算计……”

????这些没根的人心思阴毒,做事没有远见,要是任着他们的意思胡来,恐怕才真的不行。

????冯程山有点不高兴,他大老远跑过来劝张居廉,想不到他还是油盐不进的。

????“反正咱家的话都摆出来了,张大人自己看着办吧。”

????冯程山站起来准备要走了,张居廉末了还要叮嘱他,“凡事三思后行。”

????冯程山冷笑道:“若是我不三思后行,早就拿根绳子亲自下手了。”

????张居廉看到冯程山走了,复又躺下闭目养神。过一会儿诸先生过来了,他才让下人端了茶水上来,跟诸先生说:“陈彦允那里下不了手,就从能动手的地方下手。他倒是极看重他那个夫人,当年暗地里为她做了不少事……你总得给我找到拿捏他的东西!”(未完待续)

????ps:宿舍里wifi信号不好。大半夜的抱着笔记本到处找信号,在阳台吹着寒风。那感觉真酸爽~~我都怕我室友以为寝室里闹贼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