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连环阉阵(一)

曹包 Ctrl+D 收藏本站

????刘喜被曹盾给弄懵了,就像一个刚涉足a.v行业的无知少女,双眼无神、面无表情地任曹盾摆弄,直到曹盾喊出那句热情澎湃的话时才蓦然惊醒。

????感受到四周传来的好笑的目光,刘喜冷着脸哼了一声,鸟都没有鸟依然在那儿搔首弄姿的某曹姓骚包,径自回了自己的值房。原本轻易就能踩死的小蚂蚁忽然就变成了仅仅比自己小一级的大太监,虽然昨日就知道了这件事,但是看到曹盾真人之时,他还是有点儿难以接受,他的脑子里很乱,甚至有些自卑起来,自己为了坐上这个位置,拍了练天多少马屁?为他卖了多少次命?曹盾那个黄毛小子为什么如此轻而易举地就被提到了这个位置?[]

????虽说海大富是前任掌印太监,但是他的面子还没有大到能让皇上将其身边的小太监提拔为秉笔太监的地步。刘喜不是笨人,他略微想想便就知道皇上肯定与曹盾有过接触,而且还很赏识他,要知道,曹盾的职权虽然都是协助性的,但是覆盖面却很广,提督东厂和代行批红,这两个权力练天和刘喜两个秉笔太监一人一个,曹盾却一个人全占了,这让刘喜不得不好好掂量掂量曹盾的分量,因此,心情复杂的他不敢明面上跟曹盾对着干了。

????看着那猛然合上的房门,曹盾嘴角噙着冷笑,心中却是带着几分惊疑道,这老家伙被老子当玩具玩儿,怎么才这么点儿反应?难道……老子做了秉笔太监,吓到他了?又或者是,皇上敲打过?还是……他有阴谋?先前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使劲地晃了晃脑袋,曹盾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他虽然是一个穿越者,但他可没有什么两世为人的智慧与见识,前世的他还只是一个尚未步入社会的大学生,只熟悉大人的肉.体,不熟悉大人的世界……这一世就更不用说了,前面好说歹说也活了那么多年,他娘的记忆说没就没了,找谁说理去?所以,曹盾的智慧只能算是一世的智慧,至于见识嘛,他也承认自己前世的见识比这些古代人多了不少,可是那也不能当饭吃啊,和刘喜谈谈泷泽萝拉,他会放过自己吗?

????相反地,古代没有电视电脑等娱乐设施,这些古代人经常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这些时间便都用来想阴谋阳谋歪歪肠子去了,曹盾哪里玩儿得过他们?因此,他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刘喜到底要干什么,反正想也想不出来……

????其实曹盾也有些妄自菲薄了,阴谋阳谋他是不会,但是暗地里下绊子、背后敲棍子之类的阴招他还是相当精通的。

????随便拉过一个小太假问清楚了哪一间是自己的值房后,曹盾一撩下摆,很风骚地走进了值房之中。值房里面的摆设很简单,门旁边是一张桌子,桌上笔墨纸砚装备齐全,后面是一张太师椅。桌子右边没多远是一个书架,书架上整齐地放着几十本书,曹盾只瞄了一下便不再看了,他对这些文言文没兴趣。靠近墙角的是一张小床,看到这床时,曹盾直感慨朝廷人性化,只是也略微觉得有些遗憾,有床没秘书,和谁睡去?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曹盾顿时双眼一亮:“秘书来了?”他当然只是随便想想,皇上虽然知道他是假太监,但是那老家伙也不可能对他那么客气。

????脑中思忖着谁会来找自己,曹盾走过去打开了门。

????“妈呀!”只看了那来人一眼,曹盾就浑身一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门给关上了,就跟隐性埋名的通缉犯遇到警察上门似的。

????清风愣愣地站在门外,饶是她武功再好、反应再快,这时候也是一阵失神。

????屋内,曹盾背靠在门上,大手不断地拍着小心肝儿,满脸后怕之色。他对清风产生心理阴影了,当然了,不能怪别人,这是他自找的,谁让他老招惹人家来着。

????曹盾现在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该笑是因为紫檀对他太好了,纵使他不同意也还是将清风派过来保护他,这样一来,身边就多了个高手保护,生命与鸡.鸡都有了保障;该哭是因为曹盾非常了解自己这张欠.日的嘴,指不定会把清风招惹成啥样儿呢,万一人家到时候稍微冲动了那么一下……

????清风回过神来,看到曹盾投射在门上那微微有些颤抖的影子,心中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我有那么吓人吗?

????清风又是敲了敲门,尽量挤出一丝冰冷的声音道:“曹公公,你若是再不开门,那我就……”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呲”得一声拔出了宝剑。

????宝剑刚出鞘,门就开了,曹盾那张带着浓浓讨好的讨好之意的笑脸出现在清风的眼前。

????“不知清风女侠光临寒舍有何贵干?”曹盾偷偷瞄了一眼清风手中泛着寒光的剑,嘿嘿笑道。

????清风将剑收了进去,淡淡地哼了一声道:“曹公公就这么害怕见我吗?”

????虽然知道她不可能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就对自己动手,但是看到她把剑收了进去,曹盾还是松了一口气,他有些心虚地笑道:“那个……女侠误会了,清风女侠大驾光临,小生怎能如此冒昧就出来见客,当然得梳妆打扮一番了。”

????清风暗暗翻了翻白眼,梳妆打扮一番?这家伙说瞎话从来不打草稿的......

????她也没和曹盾多话,用宝剑将他摆到一边儿,自己迈步走了进去。曹盾在她身后偷偷对她比了比中指,日,这娘们儿明明只是个保镖,还拽得跟国家主.席似的……

????“你坐椅子上吧,我去床上躺会儿。”曹盾指了指桌子前面的椅子,对清风说道。

????清风皱了皱秀眉,疑惑道:“你没有什么公务要办吗?”

????曹盾笑着摇头道:“我这个秉笔公公啊,说是有那么大的权力,其实只是一个虚职,协助?他们肯让我协助吗?”

????清风点了点头道:“看来你也没有那么笨。”

????曹盾悲愤地转过脸去,不鸟她……

????还真让曹盾给说对了,虽然皇上给了曹盾貌似很大的权利,这让刘喜不得不考虑曹盾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但是皇上有张良计,他有过墙梯,你不是协助吗?我把事儿都做了,不需要你的帮助。在刘喜看来,不给曹盾实权对他总归是有点儿好处的……

????一晃眼两天就过去了,这两天曹盾除了躺在值房里睡觉看书之外,其余的什么事都没有做,他不但一点儿羞耻感都没有,反而乐得清闲。清风则是每天都跟着他,早上与他一同去司礼监,然后在那儿呆一天,傍晚再一同回来,直到曹盾进入四合院后,她一天的工作才算圆满结束。

????——————————————娇滴滴羞答答的分割线——————————————

????典雅的山水屏风将房间隔出一个隐蔽的小角落,小角落里放着一张桌子,一个头戴金色网巾、身穿白色蟒袍的中年人坐在那里,静静地喝着茶。

????在他的对面,刘喜毕恭毕敬地坐着,噤若寒蝉。

????中年人看着杯中的茶,轻轻地吹着茶叶道:“刘喜啊,你说皇上这是唱的哪一出呢?”声音尖锐,音调偏高,不像男人。事实上他也不是男人,司礼监第一秉笔太监、东厂厂督练天练公公是也。

????刘喜小心地看了练天一眼,摇头道:“这个……属下也不知道,皇上一下子将他提到这个位置,还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力,实在是匪夷所思。”

????听到刘喜的答话,练天却是笑了出来,声音异常怪异,让人听得毛骨悚然:“权力,很大吗?”

????刘喜闻言阴笑了起来,“他已经睡了两天了。”

????“哦?睡了两天了,他就真的没什么事做吗?”练天止住笑容,皱了皱白眉道。

????刘喜仍然阴笑着:“我们不给他做,他想做也没得做啊。”

????“哼!”练天忽然发出一声怒哼,刘喜神色猛然一窒。

????“皇上突然派了个毛头小子过来,你认为他要做的事情会仅仅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吗?”练天半眯着眼道。

????刘喜小心揣测道:“督主是说……皇上还安排了秘密的任务?”

????练天看到刘喜的样子,哼了一声道:“我话都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你还玩儿揣测?脑子笨就别给我装聪明。”

????刘喜面色赧赧,低头恭敬地道:“督主教训的是。”

????练天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海大富有阉他的意思吗?”

????刘喜紧张地摇头道:“那个叫小鸡的已经回来六天了,看来海大富是没有那个打算。”

????练天眼中射出两道寒光道:“该怎么做,不用我再说了吧?”

????刘喜先是坚定地点了点头,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颤声道:“督主,阉了之后起码有一个月不能动弹,那小子肩负着皇上交给他的任务,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得罪了皇上?”

????练天冷笑了两声道:“我们发现他不是真太监,将他阉了,那是为皇上解忧,为后宫除患,皇上能说什么?”

????刘喜连忙点头:“是是是。”

????练天没有说话,拿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然后却是猛地将茶杯摔在了桌上,怒道:“本来如此简单的一件事情,却让你一拖再拖搞得这么复杂。”

????刘喜吓得跪在了地上,惊慌而又坚定地道:“督主,属下这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